章节目录 辣手神枪第二季 菊之忍者:第二十八章

文 / 绝对零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午后,城西悦来旅馆三楼临街的房间内,夏少校最后一次检查毛瑟98K狙击步枪,确保万无一失。五分钟后,他把擦拭干净的子弹一发发压进弹仓,最后一发则直接塞入枪膛内,复位枪击,关闭保险,进入最后的等待状态。

    他不喜欢这个仓促制定的狙杀计划,连查看现场四周环境的时间都没有,太过于草率了。但柳副官却说,内线传出的情报太晚,没时间进行前期的准备工作,只好见机行事了,不过情报站的人会到现场配合他们行动,任务完成后如何安全撤退也由情报站负责。

    夏少校感觉柳副官有点立功心切了,对情报的可靠性一点也不怀疑,至少也应该结合当前的情况分析一下,贸然行动是很危险的。可柳副官对他的建议却不以为然,认为小心虽好,但过于谨慎就会错失狙杀叛徒的良机,当断不断,必受其害。他最后还说,这次行动由他负责,万一不成功,一切后果他一个人顶着,与夏少校无关。

    外行领导内行,此乃兵家大忌,一旦发生意想不到的变故,到时死得可就不止一个人了。

    夏少校手拎狙击步枪走到临街的窗户前,抬手轻轻地推开一道缝,仔细观察街道上的情况。

    三楼有点高了,不是最佳的狙击点,二楼的这个房间最好,但是已经住上人了,没办法调换。

    根据内线传出的情报讲,齐一鸣下午两点会前来街对面的宝丰银号,具体办什么事情就不清楚了。

    齐一鸣现在已经是众矢之的,他会冒险抛头露面吗,夏少校对这个情报表示怀疑,但柳副官却说这个内线非常可靠,不必怀疑。夏少校本想拒绝执行这个充满疑点的狙杀行动,柳副官命令不了他,可汪师长的面子却不能不给,闹僵了对自己没好处,毕竟是寄人篱下吗!

    他低头看看手表,现在是13:35分,离齐一鸣出现的时间还剩25分钟。

    这里是一条比较繁华的商业街,店铺林立,行人往来稠密,街头小商小贩的叫声身此起彼伏,好不热闹。想必这里的人们是当顺民当习惯了,丝毫不觉亡国之痛,只要能活下去,做亡国奴也心甘情愿,这种麻木不仁的想法真是最可怕!相反,在共产党控制的区域内,老百姓们虽生活的异常艰难,但抗日热情却非常高涨,上至两鬓斑白的老人,下至呀呀学语儿童,每一个人都在为抗战出力,宁肯自己饿肚子,也要把仅有的口粮供给八路军,让他们狠狠地打鬼子,为中国人出气!

    赵山曾经对夏少校说,这就叫人民战争,有这样的老百姓,何惧日寇凶顽!夏少校也不得不佩服共产党发动群众的能力,国民党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难怪共产党八路军能迅速在华北敌后生根壮大,已然成为抗击日寇的生力军,得民心者得天下,此乃亘古不变的真理!

    门外传来脚步声,夏少校的大威力倏然出现在手中,枪口直指房门。与此同时,柳副官推门而入,猛然看到黑洞洞的口,身体一下子僵住了。

    夏少校收起大威力,沉声对柳副官说:“下次进来先敲门,不然子弹可就要敲你了。”

    柳副官尴尬地笑笑说:“一定注意,一定注意!”

    夏少校没说话,回头继续观察街上的动静。

    柳副官快步走到他身后,歪头朝窗外看了看,随口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夏少校摇摇头说:“暂时没有,还不到时间呢。”

    “情报站的人已经就位,”柳副官继续说,“现在单等齐一鸣这个混蛋出现了!”

    “几个人?”夏少校没回头。

    “三个,埋伏在宝丰银号四周,得手后负责掩护我们撤退。”

    “可靠吗?”

    “放心吧,绝对可靠!”

    夏少校心里暗笑,可靠这两个字都快成柳副官的口头语了,希望他的自信是出于对局面的完全掌控,不然可靠就要变成可怕了!

    一辆黑色道奇轿车出现在远方,鸣着喇叭快速朝宝丰银号驶来,目标出现了。

    夏少校立刻举起狙击步枪,打开保险,枪托抵实肩胛,枪口前探,与推开的窗框平齐,瞄准镜对准黑色轿车,眼睛凑到目镜上,注视着轿车迎面开来。通过光学瞄准镜,夏少校可以清楚地看到轿车里坐满了人,加上司机一共有五个,但除了司机和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人能看清相貌外,后排座上的三个人就无法辨认了,也不知道有没有齐一鸣。

    “怎么样,看到齐一鸣了吗?”柳副官焦急地问道。

    “还没有,别着急。”夏少校冷冷地说道。作为现场指挥官,柳副官的表现实在让他恼火,目标还没出现呢,自己就先焦躁起来了,这样下去准误事不可!

    柳副官似乎没留意夏少校的语气变化,身子不断往前凑,探头想看清楚轿车里的人。

    夏少校忍无可忍,猛然回头狠狠地瞪了柳副官一眼,厉声道:“要不你来当狙击手!”

    柳副官不好意思地后退两步,搓搓手道:“抱歉,抱歉!”

    夏少校不再理他,把头朝门口扬了扬道:“你去门口守着,别让外人进来。”

    柳副官的脸上掠过一丝怒色,心想:汪师长都没有这种方式命令过自己,你一个小小的教官竟敢如此对待我,真是欺人太甚!但他明白此时不是发火的时候,唱主角的是夏少校,这口气暂且忍一忍吧,日后再走着瞧!

    他愤愤不平地离开夏少校,憋着火走到房门旁,掏出手枪警戒。

    道奇轿车稳稳地停靠在宝丰银号门前,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男子率先开门下车,其他人安坐不动。男子一身黑色西装,体格粗壮,腰间鼓鼓的,明显是带了枪。那男子下车后,警惕地观察银号门前的动静,确认安全后,方才伸手拍了拍后车门,示意里面的人可以出来了。

    右侧的后车门瞬间打开,一名同样身着黑色西装的保镖钻出轿车,身体站直后,马上面朝外挡在车门一侧,与第一名保镖形成夹击之势,防止有枪手从两侧接近开枪,第三名保镖则待在车里贴身保护目标。

    瞄准镜的十字线锁定车门,夏少校的右手食指也慢慢扣住扳机,单等目标出现。

    目标出来了,头带黑色礼帽,身穿黑呢大衣,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长相,不知道是不是齐一鸣。第三名保镖紧跟其后钻出轿车,贴身而立,阻挡来自后方的攻击。

    夏少校没有马上开枪,目标无法确认,而他只有开一枪机会。

    略一犹豫间,目标在三名保镖的保护下大步走上银号门前的阶梯,快速朝大门走去。

    “为什么不开枪?”柳副官不是何时已来到夏少校身后,焦急地问道。

    “看不到脸,不知是不是齐一鸣。”夏少校将十字线的交叉点牢牢锁定目标的头部,冷静地回答道。

    “快开枪,不然就来不及了!”眼看目标就要走进宝丰银号了,柳副官激动地叫喊起来。夏少校也明白不能再等了,时不待我,不管是不是齐一鸣都要开枪。他果断扣动扳机,枪身熟悉地颤动了一下,沉闷的枪声随即在房间内回荡起来。

    瞄准镜中的黑礼帽消失了,目标一头载到在银号大门前,一只脚已经跨入门槛内了。

    事发突然,三名保镖根本来不及反应,目标喷出的鲜血溅了站在右侧的保镖一脸。

    街上的行人顿时乱作一团,惊叫这四散躲避,不少人被绊倒踩伤。

    目标倒地的同时,夏少校快速抽回狙击步枪,没有退出弹壳,以被别人捡到。他麻利地将狙击步枪装入枪套中,然后对柳副官说:“快撤!”

    两人快速下楼来到街上,接应的人已经在门口等候了。没时间交谈,来人朝两人点点头,随后转身领着他们快速朝东走去。不久,三人钻入一条小巷,为了不引人主意,三人同时

    放慢了脚步。

    柳副官紧赶两步,追上来人问道:“现在就出城吗?”

    来人摇头道:“不行,枪一响城门就关闭了,谁也出不去!”

    “那我们去哪儿?”

    “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躲一躲,天黑之后再送你们出城。”

    枪声响起的时候,齐一鸣正和冢田大佐坐在装甲车里聊天,心里还在回味那个日本女人给他带了的快感。听到枪声后,他面露喜色地对冢田大佐说:“太君,他们上钩了!”

    冢田大佐微微一笑道:“一鸣君,好戏开场了。”

    说完,他立刻命令早已待命的宪兵队,马上封锁城西的各个路口,严密盘查过往的行人,有嫌疑的统统带回宪兵队审问,如遇反抗者则格杀勿论。自从齐一鸣连遭两次暗杀后,冢田就想找出在幕后指使之人,所以才故意放出齐一鸣要去宝丰银号的消息,钓暗杀者上钩。

    看来他的计划成功了。

    冢田早就知道国军31师在长治城有一个情报站,但一直没有机会把其连根挖掉,现在齐一鸣的投靠正好可以帮他解决这个头痛的难题,不好好利用一下岂不太可惜了。而这只是他计划中第一步,接下来就要全力对付31师了。

    中国古代有个皇帝叫赵匡胤,曾经说过一句名言:“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

    而31师正好就睡在他冢田的卧榻之旁,心腹之患不除,自己又如何能安睡呢!

    “一鸣君,”冢田扭头看看齐一鸣,暧昧地问道,“良子的味道如何?”

    “绝对一流,”齐一鸣谄媚地说道,“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人!”

    “支那女人也不错吗,等抓到那些想暗杀你的人后,我带你去尝一尝。”

    “多谢太君,齐一鸣愿为皇军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不,你一定要活着,这样才能继续为皇军效力,明白吗?”

    “明白,明白,我一定好好活着,为太君效犬马之劳。”

    冢田笑而不语,这种为了女人背叛自己国家的人最让他瞧不起,偌大的中国之所以能被国土狭小的日本肆意侵占,除了其军阀混战,国力衰弱之外,更重要的是像齐一鸣这样的人太多了,一个缺乏骨气和脊梁的民族是可悲的,同时也是不需要怜悯的。

    </p> ( 辣手神枪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2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