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辣手神枪第二季 菊之忍者:第七章

文 / 绝对零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作为日本皇家忍者团新生代的佼佼者,纯子还是第一次来北京,这之前虽因执行几次海外任务到过中国,可地点都是在南方各省,没机会到北方来。哥哥清谷这几日正忙着和北京的联系人接洽,搜集此次任务所需的情报,她一个人闲得的无聊,便独自出门逛一逛北京城。

    菊忍,纯子和哥哥所属组织的代号,是日本皇家的御用杀手团,直接听命于裕仁天皇。菊忍始创于明治维新初期,当时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对付德川幕府的残余势力,后来逐渐演变成了今天这样专业的杀手组织。菊忍的规模很小,一共不足十人,每个人只有名字而无姓氏,日本皇家也从未公开承认过他们的存在。

    纯子和清谷自幼便被挑选接受菊忍的训练,对自己的身世来历一无所知,也不想知道,因为在忍者心中根本没有家庭这个概念,为天皇献身是他们唯一的信条。纯子经历了超出常人想象的严酷训练和考核,终于成为了菊忍近三十年来的首位女忍者。

    纯子今天穿了一身洋装,高贵中透着一股冷艳的味道,上街后的回头率非常高,甚至还引来几个日本兵的调戏纠缠,若不是有任务在身,以她的身手杀死这几个士兵只需要三秒种,也许用不了。摆脱纠缠后,纯子的游兴大减,再无心情逛街了,当即叫了一辆黄包车返回暂住地。

    为了行动方便,哥哥清谷在城南租了一座四合院,深巷小门,偏僻幽静,很合纯子喜静的性格。纯子的警惕性很高,离目的地还隔着几条街时便叫停了黄包车,下车步行走回去,同时也便于观察身后有没有跟踪者。

    哥哥清谷还没有回来,四合院内显得异常冷清。纯子从屋内搬了一把藤椅坐在院中,取出长短双刀仔细的擦拭起来。这两把刀均出自日本著名刀匠之手,已陪伴纯子十年了窄狭的刀身平滑如镜,刃锋极为锐利,握在手中立感寒气逼人,端是一对上好杀人的利器。

    纯子已用这两把刀执行了十二次刺杀任务,从未失手,虽然在数量上不如哥哥清谷多,但那十二个人全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平时身边保镖如云,她能出色的完成任务,可见其能力非同一般。

    北京的春季多风,来得也很突然,院中的古槐迎风而摇,一段枯枝突然飞坠而下。纯子眼神一动,但依旧安坐在藤椅上擦刀,等那段枯枝快速划过眼前时,寒光乍闪即灭,枯枝坠地,竟被斩为了三截,且长短一致。

    “好快的刀,”话出人现,哥哥清谷仿佛是随风而至,潇洒地立于枯枝前,含笑望着纯子,“我都快有危机感了!”

    纯子微笑起身,熟练地收刀入鞘,“树枝是死的,想要得到这种效果并不难,实战中就不一样了。”

    清谷耸耸双肩道:“何不试一试呢?”

    “现在?”兄妹俩已有很长时间没在一起对练了,纯子也渴望着这样的机会。

    “对。”清谷的回答中带着一丝挑衅的意味。

    几乎看不到长刀是如何出鞘的,清谷眼前一花,匹练似的寒光怒劈而至,凶毒如蜂蝎。清谷不敢大意,左手倏翻,从不离身的短刀闪现手中,间不容发地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刀。

    纯子一击不中,马上放手抢攻,长刀似道道闪电般向清谷身上汇聚,挨上一刀非死即伤。菊忍采用的训练方式是极为残忍的淘汰制,只有杀死你的训练对手才有资格进入下一阶段的训练,淘汰赛每年举行一次。纯子十二岁时杀死了第一个训练对手,此后每年都会换一个对手,而且能力一个比一个强,但最终都饮恨于她的刀下。

    纯子攻得迅猛,清谷守得的坚稳,两人你来我往斗了几十招,难分胜负,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若论实战经验,清谷要略胜一筹,但纯子的攻击力也非同小可,居然压制的他无法反击,在这样被动挨打下去准吃亏不可。

    两人虽是亲兄妹,可年轻人毕竟好强气盛,竟逐渐打出了真火,刀刀往对方的要害招呼,下手毫不留情。菊忍不但传授给他们杀人的技能,同时也将他们的心性磨练的硬如铁石,动起手来六亲不认,杀死对方才是唯一的目的。

    久功不克的纯子决定兵行险招,进攻中突然抛掉手里的长刀,随即以令人目眩的速度拔出短刀,闪身靠上去展开贴身肉搏,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架势。清谷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他不怕纯子长刀的远攻,但对短刀的近搏却十分忌惮,心知稍有疏忽就会命丧当场。

    菊忍在格斗中是不讲任何亲情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清谷近年来已渐渐成为了菊忍的第一杀手,首领也对他非常器重,大有选他作接班人的意思。可是妹妹纯子最近执行的几次重要任务都完成的异常出色,为此还破天荒地受到了天皇的秘密召见,竟形成了赶超他的架势,这令他十分恼火。

    今天提出对练本想杀一杀纯子的傲气,却不料竟变成现在这样进退两难的局面,大出清谷的预料。进则很可能两败俱伤,退则颜面尽失,今后再也别想和妹妹抢风头了!

    清谷决定无论如何也不能退缩,这关系到他今后在菊忍中的地位,怎能让一个女人压在自己头上呢,就算是亲妹妹也不行!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菊忍从成立之初就确定了这一宗旨。

    自从哥哥清谷提出对练的那一刻起,纯子便猜透了他的用意,男人的嫉妒心有时候比女人更为强烈,就像今天。她和哥哥从小就分开接受训练,在一起的时间很少,谈不上有多少感情,只是长大后各自都觉得内心很孤独,渐渐发觉需要亲情的慰籍,这才兄妹相称起来。

    哥哥清谷的能力在菊忍中数一数二,然而嫉贤妒能却是他致命的缺点,若不及时改正,早晚会因此丧命。纯子清楚自己要是一味对让,满足哥哥的嫉妒心理,对他有害无利,当头棒喝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没有花巧的招式,也没有唬人的呐喊,生死搏杀在春日的暖阳下无声展开……

    两把相同样式的短刀,一次次贴着对方的身体极速掠过,有时仅差几毫米便可致命,那惊心动魄的场面能把胆小之人吓晕过去。水平相近的高手互搏时,专业技能已经不重要了,胜败的关键取决与双方的经验和感觉,谁能把这两者运用的最好,谁就能笑到最后。

    相互缠斗了约十分钟后,清谷和纯子逐渐失去了耐性,决定胜负的时刻终于到来了!只见两条快速移动的身影瞬间贴身互攻,冷厉的刀光乍隐乍现,不时发出悦耳的交击声,搏杀的十分激烈。

    极度压抑的沉默之后,娇叱和低吼同时响起,亲密接触的两人倏然分开,错身对冲而过,各自冲出五六步后豁然转身,静立对峙,也分不清谁胜谁负。

    不久,纯子突然抬手撩撩微乱的鬓发,额头隐现细密的汗珠,上衣前胸部位被清谷的短刀割裂了一个半尺多长的口子,露出一片白嫩的胸肌,连乳沟也若隐若现。清谷看上去似乎无恙,衣服完整无损,但眼神却极为复杂,脚下飘落着一些断发,随风而动。

    从表面上看,应该是清谷胜了,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就在刚才电光石火的生死瞬间,纯子的短刀比清谷快了半拍,明明就要穿心而入了,却偏偏在刀锋破衣的刹那倒转刀柄,不轻不重地在他胸口撞击了一下,然后刀锋斜挥,削落了少许鬓发。

    清谷感觉胸口隐隐作痛,但失败的耻辱更令他羞愤难当,居然败于一个女人之手,这也太丢人了!他一直认为妹妹虽然优秀,但与自己比起来还是要略逊一筹的,可今天自己却为这愚蠢的想法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真是无地自容啊!

    “为什么要这样做?”清谷的声音有些发紧,不知是因为羞愧还是愤怒。

    “因为你是哥哥呀!”纯子娇美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风,清谷心内的无名之火立时便被吹散了。

    清谷还是第一次看到纯子展示其女性柔美的一面,与刚才的强悍的杀手形象简直判若两人,转变之快使人惊讶。他以前只把纯子当作竞争对手来看,忽略了她女性的身份,如今发现她温柔起来竟也十分漂亮,有一种日本女性独特的美。

    他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纯子上衣的裂口处,裸露的胸肌白的耀眼,心头竟泛起一阵异样的感觉。

    纯子也注意到了哥哥眼神的变化,脸一红,连忙抬手掩住上衣的裂口,朝清谷微微一笑说:“我去换件衣服。”

    望着纯子刚健婀娜的身影消失在房门后,清谷收起短刀,走到藤椅前转身坐下,静静的沉思起来。很快,他的思绪就从妹妹身上转到这次要执行的任务上来,此事不能拖,需要尽快确定目标的身份和地点。

    虽然菊忍是皇家的御用杀手,但有时候天皇也派他们执行一些来自日本军方的任务。尤其是在1937年之后,菊忍的大部分任务都与军方有关,暗杀目标也都是在中国有一定影响力的主张抗日的知名人士。但这次任务与以往不同,又回归到皇家的私事上来了,是天皇亲自召见首领传达的:派最优秀的忍者到中国的华北地区追杀一个绰号叫“太行神枪”的人。

    菊忍以往都是派单人执行任务,这次却破例派了两名一流的杀手,可见对此次任务的重视程度。菊忍是严禁个人打听所执行任务的原因,处罚也相当严厉,但清谷多少也听到了一些传闻,说这个叫“太行神枪”的人用枪把天皇亲外甥平谷忍的脑袋给打爆了,尸体运回来时根本就无法进行辨认。平谷忍的公主老妈为此大病了一场。险些把命给丢了。

    天皇非常疼爱这个外甥,追杀“太行神枪”的任务自然就落到的菊忍头上,而且还要求尽可能的将此人的人头割下来带回日本,用以祭奠已摆放在靖国神社内的平谷忍的亡灵。

    接到任务后,清谷认为并不难,他一个人去就够了。可是来到北京和联系人一接触,才知道情况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复杂的多,有关“太行神枪”的资料少的可怜,个人信息更是一点没有,只知道他活动于山西与河北交界的太行山一带,具体地点就无法确定了。

    太行山绵延上千里,其中山峦起伏,沟壑纵横,想要在那里找一个人无疑是大海捞针,想起来就让人头疼。

    </p> ( 辣手神枪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2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