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辣手神枪第一季 狼行太行:第七十五章

文 / 绝对零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犬养一郎的心跳指数随着对手的脚步临近而迅速攀升,太行神枪每前进一步都是对他心脏负荷能力的严峻考验,再这样持续高负荷运转下去非骤停了不可!他不断地张大嘴作深呼吸,力求把狂乱的心跳恢复到正常的水平,握枪的双手已经开始冒汗了。

    太行神枪的可怕并不在于他神奇的枪法,而是那种无形的威慑立,简直能将人逼疯!作为一名优秀的帝国军人,犬养一郎受过严格而冷酷的军事训练,又经历过无数次惨烈的战斗,其心理承受能力绝非普通士兵可比。但此刻他却变得像个刚上战场的新兵一样紧张,等待战斗对于一个老兵来说似乎更加难耐。

    多次深呼吸后,要命的心跳终于降到警戒线以下,可太行神枪的脚步声却已迫近不足三十米,进入了冲锋枪的最佳射程之内。

    不能再等了!

    犬养一郎突然自浅坑中蹲起,握紧冲锋枪,手指将扳机扣死,枪身顿时猛烈颤动起来,子弹倾泻而出……

    没有听到弹头着肉时发出的声响,山路上空无一人,子弹全部射在地面上,打的土石飞扬。

    这怎么可能?自己明明听到脚步声了,真他妈的邪门!

    危险!一股不详的预感瞬间穿过犬养一郎的大脑。他第一时间往回缩身,但动作还是稍慢了一些,左臂立时挨了一枪,冲锋枪也差点脱手。他惊得汗毛倒竖,马上重新卧倒单手把冲锋枪伸出坑外,对准枪响的方向一阵乱扫,打光了弹匣内的剩余子弹。

    夏少校这种诱敌现身的方法很是冒险,如果不是他的感官与反应超人一等,在犬养一郎发动偷袭前的一瞬间准缺判断出对手的方位,并快速离开山路扑倒在地的话,那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自信有时候是会致命的。

    反击的一枪没能击毙犬养一郎并不意外,因为仓促之间他只能使用手枪,而且自身所处的方位和角度都不太理想,能命中就很不错了。

    要不要使用手雷呢?

    等犬养一朗盲射过后,夏少校开始考虑这个想法。他的野战背包了有两枚美式MKII型手雷,估计仍一枚就可以结束战斗了,不过两枚都用上当然会更保险了。

    犬养一郎居高临下,地势有利,手上又有利于近战的冲锋枪,优势明显。而夏少校的狙击步枪在近距离内无法发挥精确打击的战术特性,大威力的射速也根本不能和冲锋枪相比,硬拼准吃亏,使用手雷是最佳的选择。

    不过夏少校还是希望能用狙击步枪干掉犬养一郎,毕竟能成功狙杀,一名敌方将军可是每一个狙击手的愿望,虽然没有两名以上的军官在场证明是无法写入战史的。他的德国狙击教官就曾在一战时的西线战场狙杀了一名法国将军,听说当时有三名高级军官在场证明,这一记录被载入了德国陆军的狙击战史,至今无人能破。

    像这样的显赫战绩光有技术是不行的,还必须要有运气,因为不是每一个将军都会亲临前线的,而又偏偏进入你的射程之内,德国教官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用一句嫉妒的中国俗话来讲,就是走了狗屎运!

    现在这个运气就摆在夏少校面前,他可不想用手雷给炸飞了。手雷当然还是要用的,但并非想炸死犬养一郎,而是要将他从藏身处逼出来,然后再一枪狙杀,追平德国教官的记录。

    犬养一郎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伏击失败后应该立刻转移,或者利用冲锋枪的近战优势主动发起攻击,死中求生,待在原地不动是最愚蠢的行为,坐以待毙!

    他还剩两个装满子弹的弹匣,再加上手枪和军刀,完全有能力和太行神枪放手一搏,胜败各战百分之五十。可他有这个勇气和信心吗?对手那不可思议的反击令他心有余悸,担心自己一露头就会成为平谷忍第二。他简单地为左臂进行了止血包扎,高度绷紧的神经减弱了枪伤的疼痛感,是逃是等,犹豫不决。

    本来选择开阔地设伏是为了出奇不意,但现在却变成了他脱身的障碍,真是作茧自缚。最近的掩体离藏身处也有数十米,要跑过这么长的距离而不被太行神枪击中,其难度可想而知。

    伏击失败,优势瞬间转变成劣势,等待成了最致命的威胁。犬养一郎明白在这样等下去必死无疑,但又缺乏拼死一搏的勇气,所以他选择后撤,赌一赌运气,冒险跑过那几十米的生死距离。

    速度不是关键,如何躲避太行神枪的瞄准才最重要,跑“Z”字型线路是不二选择。

    对于怎样恰当地投掷手雷,夏少校有些犯难了。投近了会炸死犬养一郎,对自身也不安全,掷远了又达不到逼其现身的目的,白白浪费手雷,不远不近则很难掌握,真是头疼。

    犬养一郎死不足惜,但绝不能让他死的太痛快,不然如何对得起那些惨死在他手上的无辜同胞。可惜虎子不在,不然以他精狠的刀法,一刀一刀削剐了这狗娘养的才叫解恨呢!

    普通士兵可以放过,元凶首恶必诛无疑!

    夏少校大力抛出手雷,落点位于浅坑上方不到十米,恰好是手雷杀伤半径的边缘,相当理想。手雷落地后朝下滚了滚,随即轰然起爆,强大的气流裹挟着破片急速掠过浅坑,没有伤到犬养一郎,却惊得他头皮发炸,吓出一身冷汗。

    太行神枪居然还有手雷!

    犬养一郎再也不敢待着不动了,下一枚手雷要是落到坑内,自己的死相肯定会被平谷忍更惨!他立马起身爬出浅坑,撒腿就往山上跑,也顾不上跑什么“Z”字型路线了,弯腰没命地飞奔,那速度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

    夏少校从容地站起来举枪瞄准,光学瞄准镜很快就锁定了犬养一郎,脑袋不太好瞄,一枪爆头有些困难,也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吓破胆的猎物慌不择路,跑不了多远,也让他尝尝等待死亡降临的滋味儿。

    瞄准镜的十字分划线由上而下移动到犬养一郎的双腿上,交叉点在仔细寻找最合适的停留位置,先让这狗东西丧失奔跑能力,然后在慢慢地往死里整!

    枪响了,在犬养一朗跑到山路最高点正要下降的刹那,弹头准确命中他的右大腿,人立刻向前栽倒,顺势翻滚下去。夏少校冷静地垂下狙击步枪,以四十五度角斜指地面,继续保持戒备状态,随后大步向上走去。

    大腿上的枪伤不致命,可这一路翻滚下了却把犬养一郎摔的够呛,脸上被粗糙的沙石划出道道血痕,军服也被挂蹭破好几处,更要命的是,冲锋枪不知甩到那里去了。一棵粗壮的山槐终结了犬养一郎的翻滚,差点没把他的腰给撞断,估计肋条会折几根,山脚下。

    晕头转向的犬养一郎躺在地上爬不起来,浑身像散了架一样,松软无力。但他的意识还没有被完全摔乱,知道不能躺着等死,必须赶快找地方藏起来,然而却是有心无力,干着急没办法。

    从几百米高的山上飞滚而下,没摔死已经够幸运的了,这全赖山体的坡度相对平缓,中途有又低矮的灌木丛缓冲了一下的原故。

    求生的欲望促使犬养一郎忘记伤痛,奋力翻身而卧,以双肘作支撑,艰难地想前爬行。前方不远出有一片青翠的小树林,爬过去或许会又逃生的希望,至少也可以暂避一时。冲锋枪虽然丢了,但军刀和手枪都还挂在身上,仍有自卫的能力。

    他忍不住回头仰望山顶,太行神枪的身影赫然入目,心里一颤,加快爬行速度。

    夏少校点燃一支烟,慢悠悠地往山下走,犬养一朗在他严重已经是死人了,只是还没想好用什么方法送他去见他那个狗屁天!日本没有在日内瓦国际战俘公约上签字,因此他们的军人不会享有战俘的待遇,同时不受公约的约束,可以肆无忌惮地残害中国战俘,也包括平民。

    用活人练刺刀,做细菌实验,高强度的体力劳作,无所不用其极!女战俘的命运则更加悲惨,被轮奸送后去充当慰安妇,最终难逃一死。

    而夏少校认为,就算日本加入了战俘公约,他们的残暴本质也不会改变,因为这是一支彻头彻尾由野兽组成的军队,很难相信他们会有人性。

    中国人常讲仁者无敌,但前提是必须先要拥有强大的威慑力,不然就是废话一句!对付小鬼子这样的野兽军团,以暴制暴是最有效、最正确的方法,心不狠,手不辣,他们怎么会怕你,怎么会乖乖地退出中国,滚回老家去!

    弱肉强食,帝国主义者心中永恒的真理。

    站在血迹斑斑的爬痕前,夏少校吐掉烟头,抬脚念灭,该是结束这一切的时候了。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到敏了,自己答应带她去看病的承诺早就该兑现了。

    虎子已有了老婆,自己呢?

    犬养一郎背靠着树干大口喘息,脸色因大量失血而变得异常惨白。他预感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了,就在这片小树林中。原以为此处能暂且藏身抗敌,谁知爬进来才知道,树林原不如刚看到时那么茂密,稀稀疏疏地根本藏不住人。

    早知如此,自己就该在山脚下和太行神枪决一死战了,何苦白白浪费宝贵的体力。

    南部式手枪已上膛,九五式将校军刀也出鞘横于膝头,为天皇尽忠的时刻来到了!他已无路可走,伤口流血不止,就算太行神枪不来,自己也坚持不了多久的。

    堂堂一个帝国陆军少将,居然会死在这荒山野岭之中,真是不甘心啊!日支事变以来,他率领部队夺卢沟,克南京,占武汉,横行华北,何等威风!而现在这一系列骄人的战绩都将成为历史,除了一个隆重的葬礼外,他将一无所有。

    希望军部能找到自己的尸体。

    犬养一郎费力的掏出自己的将官证,准备撕掉,不能留给敌人做宣传。手指刚刚将证件打开,枪声乍响,握证的右手在眼前消失,只留下露出白森森骨茬的断臂,痛彻心肺。

    没看到太行神枪出现,不知道藏在那里,这个胆小鬼!他强忍断手剧痛,用受伤的左手握住南部式手枪,对准树林外连续开枪,同时大声吼道:“胆小鬼,滚出来!胆小鬼,滚出来!……”

    “啪!”又是一声枪响,左臂也被齐肘射断,真他妈的准!

    犬养一郎当场痛昏了过去。

    不久,一阵钻心的剧痛令犬养一郎苏醒,有人在踩他的断臂,简直能疼死人!他睁开双眼,看到一个面容冷峻的男人站在身前,应该就是太行神枪了。

    “给我支烟。”犬养一郎有气无力地说道。

    夏少校点上一支烟,蹲下身塞进他嘴里,没说话。

    犬养一郎立即用力的猛吸两口,然后盯着夏少校说::“开枪前先告诉我你的名字。”

    夏少校神色平静地说:“有必要吗?”

    犬养一郎的冷笑因剧痛而扭曲变形:“你怕了?”

    夏少校没有回答,起身后退两步,突然大喝道:“太起头,看着我!”

    犬羊一郎猛然抬头,目光依然凶悍,吐掉香烟道:“开枪吧,胆小鬼!”

    夏少校用更加凶狠的目光压制他,随后一字一句地说:“记住,我叫中国人!”

    犬养一郎突然歇斯底里地狂叫道:“放屁,是东亚病夫,东亚病夫!天皇万——”

    狂叫声被子弹终结,脑浆喷溅到树干上,缓缓下流……

    一阵山风吹过,树叶簌簌作响,血腥扑鼻。

    </p> ( 辣手神枪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2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