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辣手神枪第一季 狼行太行:第六十八章

文 / 绝对零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于家坳虽说是个小村子,但却有一个不算小的打谷场,足可以容那下百十号人还有富余,虎子和柳素娥的婚礼现场就布置在这里。今天全村老少都被邀请参加,各家各户的桌椅板凳全都抬了出来,虽然破旧一些,不过摆起来到蛮像那么一回事的!

    婚礼由马副书记主持,简单而隆重,现场的气氛相当热烈,所有人都在为这对患难中相识相爱的新人祝福。男方没有长辈到场,老村长想让夏少校代表,但夏少校却说他和虎子情同兄弟,代表长辈不合适,既然柳素娥已认老村长做干爹,不如就由他一个人代表了吧,一个女婿半个儿嘛!

    见夏少校坚辞不就,老村长也不好勉强,便一个人坐在前面接受虎子和柳素娥的跪拜。传统的婚礼仪式在人们的欢闹和祝福声中结束,新郎新娘被送入洞房,马副书记随即宣布婚宴开始,大家顿时尽情吃喝起来。

    参加婚礼的除了于家坳的全体村民外,外人只要那几名幸存的游击队员,他们刚刚参加了反扫荡战斗,还没了来得及休整,是马副书记特批他们前来的。婚宴虽谈不上多么丰盛,但也有酒有肉,荤素俱全,这在战争年代已经很不错了。夏少校、马副书记和几名游击队员坐一桌,老村长正忙着招呼道贺敬酒的村民,一时半会儿还脱不了身。

    几圈酒下肚,大家便兴致勃勃地聊起这次反扫荡的事情来,心情格外地好。尽管夏少校没参加战斗,可他也听说新组建的游击队这回打得不错,让水野大队吃了不少苦头,灰溜溜地夹着尾巴滚出了根据地。为此,游击队受到了县委的高度表扬,并正式恢复了上阳县游击大队的番号。

    赵山没能来参加虎子的婚礼,他因为匿名信的事被漳河地委叫回去作汇报了,估计很难再回来了。匿名信事件让赵山和仇书记之间的矛盾公开化了,双方不止一次地在党委会上争吵,闹的非常不愉快。仇书记认为赵山应该为刘福旺的死负责,既然李强是内奸早已定论,为什么还要暗中调查其死因,这不是明摆着不相信上阳县委吗!再这样继续搞下去,还不知要闹出多少条人命来呢?

    现在匿名信烧了,唯一的知情人刘福旺死了,赵山是有口难辩。更重要的是,所谓的真正内奸还没有查到,弄得县委内部人人自危,担心那天就会查到自己身上,谣言满天飞,已经无法进行正常的工作了。

    因此,仇书记直接写信给漳河地委的领导,强烈要求将特派员调回去,停止暗中调查,不然其影响将极为恶劣。漳河地委考虑到赵山已陷入被动,再留在上阳县委也没多大意义,便命他火速赶会地委报到,等匿名信的事情调查清楚后会给上阳县委一个明确的答复。

    赵山被迫离开,内奸仍就深藏不露,如果今天不是虎子的大喜之日,夏少校真想到山里痛痛快快地放上几枪,出出心中的闷气。不管怎么说,暗中调查内奸的计划是他首先提出来的,结果却搞成了这个样子,委屈赵山了。

    仇书记为何对暗中调查内奸的事如此反感,甚至不惜与上级派来的特派员翻脸,难道说……

    “老夏,想什么呢?”马副书记一拍夏少校的肩膀,打断了他的沉思,“是不是看到人家虎子结婚,你也想老婆了!”

    “我到是想有呀,”夏少校若无其事地笑着回答说,“可就是不知是哪个丈母娘给咱怀着呢!”

    夏少校的话一起大家一阵哄笑,巧妙地掩饰了自己刚才的走神儿,丝毫没令人起疑。他随后掏出纯金烟盒,熟练地打开给在坐的游击队们发烟,边打趣地问道:“你们想不想老婆?”

    一名游击队员接过香烟说:“我们全都是光棍一条,想也白想。”

    另一名游击队员插口说:“谁不想娶媳妇呀,要不是该死的日本鬼子来咱中国祸害,我儿子应该都会叫爹了!”

    “快得了吧你,小鬼子不来你也没生儿子的命,这才喝了几杯酒便开始满嘴说胡话了!”

    “你有生儿子的命,还不知老婆在谁腿肚下转筋呢!”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斗起嘴来,互不相让,却绝不用恶毒的言语漫骂,只为活跃现场的气氛。其他人也乐得看热闹,是不是插上一句,立时惹起阵阵笑声。夏少校知道他们都是在战场上生死与共的兄弟,曾经和数倍于己的鬼子面对面地拼过刺刀,最终浴血突围,方能有今天坐在一起喝酒的机会。

    一想起那场惨烈的突围战,夏少校心里就隐隐作痛,一百五十多人的队伍如今就剩下眼前的这几个人了,而出卖他们的人至今人躲在暗处偷笑,实在是让人气愤难平。

    若是查不出真正的内奸是谁,如何告慰那些屈死的冤魂!

    马副书记不抽烟,但却对夏少校的烟盒相当感兴趣,当即要过来拿在手里仔细赏看,并不住地点头说:“真是个好东西。老夏,这烟盒是镀金还是纯金的?”

    夏少校毫不在意地随口答道:“是纯金做的。”

    马副书记倒吸口凉气说:“乖乖,那可值钱了!你花多少钱买的?”

    夏少校的身份还没有公开,自然不能说是干掉平谷忍缴获的战利品,没多想便说:“我那儿买得起呀,是一个朋友送的。”

    “那你这位朋友可真够大方的,交情肯定不错。”马副书记打开烟盒,发现里面刻着一行小字,仔细一看竟然像是日文。他的眼神顿时变得凌厉起来,但却一闪即逝,恢复常态后含笑问夏少校:“这里面还有字呢,看上去怎么像是日本字啊!”

    夏少校没料到马副书记会对自己的烟盒如此感兴趣,看起来故事还得继续编下去。“谁知道呢,朋友是在一家古董店买来得,当时也没问写的什么。”

    他担心马副书记再继续追问自己就无法自圆其说了。所以说完后立即端起酒杯道:“来马副书记,咱俩喝一个!今天是虎子的大喜之日,您和这几位兄弟一定要喝个痛快,不醉不归!”

    马副书记是想接着问下去,不料被夏少校给转换了话题,不得不将烟盒还给他,无奈地举起酒杯对饮起来。夏少校的酒量很大,来者不惧,一两斤白酒下肚和没事人一样,可把同桌的几名游击队员给看傻了。最后连上马副书记在内,全被夏少校给喝趴下了,有几人竟出溜到酒桌下面去了。

    婚宴持续了近两个小时才散,村里的妇女们开始打扫杯盘狼籍的现场。马副书记和几名游击队员早已醉的不醒人事,被村民抬到老村长家醒酒,结果一直睡到天黑才缓过劲儿来,也没吃晚饭就匆匆离开了。

    犬养一郎见过平谷忍的纯金烟盒,制作的异常精美,可以称得上是艺术品了。烟盒表面镂刻着十六瓣菊花家徽,那是日本皇家的独有的标志,严禁平民百姓使用,而烟盒内部的刻字则是天皇本人御笔亲书,然后才命工匠刻上去的,意义非同小可。以前,每当平谷忍在他面前掏出纯金烟盒取烟时,他心里就说不出的厌恶,感觉平谷忍是在故意向他炫耀自己的皇族身份,真恨不得过去抽他几个大耳光。

    平谷忍的尸体被找到后,搜查人员没找到纯金烟盒和打火机,他的配枪也一同失踪了。犬养一郎当时怀疑是被游击队给搜走了,但从昨天内线传回的情报来看,纯金烟盒竟然落到了那个叫老夏的人手中,这更加说明此人极有可能就是“太行神枪”。

    没想到平谷忍的烟盒此时却帮了大忙,他也算没白死,真是天忘“太行神枪”啊!想必“太行神枪”也不会料到自己会载在一个小小的烟盒上,支那人常说什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回该应验到他们自己头上了。

    特种突袭队已经准备就绪,今晚兵发于家坳!

    犬养一郎自然是当仁不让的指挥官,同时他还命令内线也参加这次行动,主要是为突击队带路。他从来也没有完全相信过支那人,尤其是背叛了自己的国家和民族的支那人,他们同样也可以背叛皇军,这就是他为什么非要内线参加的原因。

    根据内线传回来的情报,于家坳是个小村子,只有十来户人家,全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连民兵也没有,突袭顺利的话,半个小时就能结束战斗。

    大半夜跑到山里面挨冻的滋味可不好受,黑影躲在避风处,身上裹了件厚羊皮大袄仍感觉遍体生寒,心里恨死了犬养一郎。如果不这狗娘养的非要自己给突袭队带路,他此刻正搂着卢二嫂那热辣辣的身子睡大觉呢,那会出来遭这份洋罪!

    说实话,这年头当叛徒也挺不容易的,既要时刻提防被自己人发现,又要受日本人的窝囊气,真他妈不是人干得活儿!不过话又说回来,日本人出手的确大方,而自己又有把柄握在人家手里,不想当叛徒也不行啊!

    犬养一郎为人阴毒,城府极深,总是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让人琢磨不透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就拿这次违反常规地命他参加突袭行动来说吧,恐怕不会是只让自己带带路那么简单,其中定有深意。自己行事必须千万小心,不然把小命丢了还不知是怎么死得呢!

    今晚乌云遮月,夜黑风高,非常适合进行突然袭击。黑影不知犬养一郎带了多少人前来,“太行神枪”可不是什么善主儿,再让他逃脱可就麻烦了。上次两百多名精锐日军将“太行神枪”堵在一个小村子了围杀,结果劳而无功,反到让他干掉三十多人,由此可见其战斗力是多么的强悍!

    虽说最后是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的一个营偶然路过就了他一命,但“太行神枪”独力杀死三十多名日军也是不争的事实,那可是百里挑一的军中健者啊!若论整体战斗力和单兵素质,第26旅团在日军的序列中只能算是二流靠下的部队,和那些甲种师团根本不能同日而语。但就是这样的部队,其一个大队的战斗力相当于八路正规军的两个团,这还是保守的估计。

    然而“太行神枪”一人就能杀死如此近一个排的鬼子,除了用可怕二字来形容外,黑影实在想不出更合适的词汇来了。

    “咕咕!”前方不远出突然传来两声怪异的鸟叫,那是约好的接头暗号。黑影也立即回了两声鸟叫,然后取出准备好的手电筒,单手举起来明灭了三下,告知对方自己的方位。但他并没有在原地守侯,而是悄然后退了四五米,掏出盒子炮凝神戒备,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警惕,这就是他至今也没有暴露身份的根本原因。

    不久后,另一个黑影现身于他原先的藏身处,发现没人后又发出几声鸟叫。黑影观察了一下,发现对方只有一个人,这才放心地走过去和来人接头。两人见面后并未寒暄,马上就低声交谈起来。

    黑影问来人:“犬养将军来了吗?”

    来人说:“正在后面等者你呢。于家坳的情况怎么样?”

    黑影说:“一切正常,就等你们前来了。”

    来人笑了笑说:“很好,将军恐怕已经等着急了。”

    黑影点点头说:“那咱们就赶紧过去吧!”

    两人顺着崎岖的山路朝东南方向走去,很快就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p> ( 辣手神枪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2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