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辣手神枪第一季 狼行太行:第六十四章

文 / 绝对零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半路上飘起了雪花,不久便转化成雨加雪,山路变得异常泥泞难行,滑倒摔伤的危险性加大,使夏少校和虎子不得不放慢了行进速度,小心翼翼地稳步前行,尽量拣相对平缓的山路来走。虎子脚上穿得是布棉鞋,很快就被泥水浸透了,那有冷又湿的滋味可真难受,不禁羡慕起夏少校脚上那双长筒皮靴来。

    虎子的背包里还有一双备用的单布鞋,是柳素娥亲手做得,但他舍不得换也没时间换,只能等到达山谷外那个荒废的山村后再说了。按照夏少校的原计划,他们出谷后应该直接西行去“人圈”,但此刻雨雪交加,道路难行,就算能勉强赶到“人圈”也无力再展开解救行动,去荒村暂避雨雪是当前最好的选择。

    预计60分钟的路程整整超时一倍才走完。

    远出隐现荒村的轮廓,夏少校看看夜光手表,差一刻零点。两人悄然入村,分头搜查了一便,没人,随后选了一处紧靠村边的房屋作临时休息场所。如果不是天气恶劣,夏少校是绝对不会选择进村休息的,村落目标大,要是被敌人包围就很难逃脱,他选择靠村边的房屋就是基于此种考虑,一旦有危险就可以迅速出村躲避。

    雨雪还没有停得迹象,夏少校靠窗负责警戒,让虎子抓紧时间休息,一小时后换班。虎子脱掉湿漉漉的鞋袜,自背包内取出备用的鞋袜换上,冰凉的双脚顿觉暖和了许多。此刻不能生火哄烤湿鞋袜,又不方便携带,只能丢弃了。虎子以最快的速度进食饮水,随后裹着军用毛毯缩在避风的角落里休息,很快就睡着了。

    屋内的木制门窗均已损坏,不过多少也能挡些风寒,尽管屋内外的温度几乎是一样的。夏少校取出一些腌肉干,夹在凉馒头里大口吃起来站在后窗前监视村外的动静。他越来越感觉鬼子似乎对自己的作战风格已有所了解,从今天这次设伏中就能看出来,反应迅速,方位判断的很准,虽然最终没有成功,但下一次就不好说了,应该及时改变战术了。

    参加游击队的作战行动就是一个很好的主意,但在内奸未查出来前,这种想法只能停留在他脑子里,无法进行实施。现在已过零点,再过不到二十四小时,自己就要和赵山见面了,但愿他和虎子的努力没有白费,能将真正的内奸给引出来。

    真想抽根烟!

    吃完两个馒头夹肉,夏少校先喝了些水把食物冲进胃里去消化,然后摸出纯金烟盒,却没有马上打开,拿在手里思忖了片刻又放回了上衣兜里,还是忍一忍烟瘾吧,为抽支烟把鬼子招来可不划算。

    一道眩目的闪电划破漆黑的夜空,大地在滚滚春雷声中瞬间一亮,远方似有人影闪动,夏少校立刻睁大了眼睛……

    犬养一郎对细川大队设伏围捕“太行神枪”的行动并不抱太大的希望,用这种撒网式的军事行动很难对付一个神出鬼没的人,尤其是在地形复杂的山区,天一黑就基本上宣告失败了。他今晚睡在指挥部里,一直在等细川中佐的电话,“太行神枪”的生死比师艳红那丰满的身子更令他感兴趣。

    今天上午,师仁轩派人送来了二十根金条,说是想把师艳红接回去。这老东西可真够抠门的,区区二十根金条就想把女儿赎回去,真当自己是要饭的了,犬养一郎当场就将来人赶了出去,什么话也没说,相信以师仁轩的聪明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

    师艳红在父亲眼中也许不值二十根金条,但他师仁轩的脸面可不能不要,亲生闺女被送去当皇军的慰安妇,这名声可比当婊子还要响亮啊!

    他知道支那人是非常好面子的,不怕师仁轩不乖乖地“吐血”。

    担心的事终于变成了现实,荒村外出现的黑影八成是鬼子,刚才是借助闪电的光亮才看清他们在千米之外,但此刻视线又重新被无边的黑暗遮挡,什么也看不见了。夏少校当即叫醒虎子,告诉他鬼子来了,做好马上撤离荒村的准备。

    敌情不明,继续留在村子了相当危险,如果被鬼子发现并缠上可就麻烦了。

    “妈的,小鬼子可真讨厌,”虎子快速折叠好军用毛毯,然后用绳子固定在野战背包上,同时自言自语地低声咒骂着,“老子刚刚迷糊着,这群狗日的就来捣乱,真想杀他几个出出气!”

    “以后有的你杀!”夏少校特意叮嘱他,“别忘了把脱下来的湿鞋袜一起带走,出村后再扔掉,不能让鬼子发现这里曾经有人来过。”

    虎子点点头,起身麻利地背上背包,随后一手持枪一手拎着湿鞋袜,跟在夏少校身后走出屋子。外面的雨雪势头似乎小了一些,但地上依旧是泥泞湿滑,虎子刚换上的新鞋袜不久又踩湿了,这次可没备用的了,只好先湿着了。

    两人很快就撤出了村子,但没有立刻走远,而是在距村子七八十米的一片灌木丛中潜伏下来,耐心观察村内的动静。夏少校想弄清楚鬼子一共来了多少人,是为了躲避雨雪还是另有其他目的。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夏少校看到他们刚才离开的那所屋子突然亮起了火光,而且还能隐约听到说话声,是日语。荒村中完好的房子很少,能遮风避雨的仅一两栋而已,鬼子们也没有其它选择,但他们可以生火去暖,不必像夏少校和虎子一样苦熬寒冷的长夜。

    “要不要过去看看?”虎子轻声问夏少校,被鬼子打扰睡眠令他很不高兴,话语中透着股杀气。

    “好吧,”夏少校也想知道村内鬼子的具体情况,想了片刻说,“但千万不能和鬼子交火,而且要小心他们设暗哨,实在无法靠近就马上撤回来,不要惊动他们。”

    “我知道了。”

    “把背包和冲锋枪留下,行动起来会方便一些。”

    虎子不太情愿地将冲锋枪交给夏少校,然后卸下野战背包,只带一支盒子炮离开了坑,迅速敏捷地朝荒村潜去。不久便消失在茫茫雨雪中。夏少校端起冲锋枪,密切注视前方的动静,任凭雨雪冲洗棱角分明的脸庞,却绝少眨眼。一旦虎子被发现,自己马上就要提供火力掩护,保证他能安全撤退。

    百米之内是冲锋枪最佳的射击距离,短时间内甚至可以压制鬼子的歪把子轻机枪,如果他们有的话。

    七八十米的距离虎子仅用了不到三十秒,轻装上阵后行进速度明显加快,很顺利地就潜入村内。他没有立即展开侦察行动,而是先躲在黑暗的角落里静静地观察四周围的情况,但没发觉有什么异常,这才起身前进,时隐时现地向生火的房屋靠近。损毁坍塌的房屋和院墙为他提供了绝佳的掩护,双脚着地无声,落点准确而迅速,就像事先计算过一般,整个人如同潜行捕食的猫。

    生火的房屋位于村边,原本是两间屋连在一起的,但另西侧那间屋的屋顶已经坍塌,根本无法用来避雨,所以鬼子们全部集中在东侧的屋子里。屋外的院墙早已变成了一堆瓦砾,人不必靠得太近就能大致看清屋内的情况,不过有些鬼子可能已经坐靠活取暖,身体被墙壁挡着看不到,虎子决定再靠近一些观察。

    屋外似乎没有设岗哨,不知是忘了还是没人愿意出来挨淋受冻,想必应该是后者。

    虎子慢慢地朝目标接近,直到前方再无隐蔽物可以利用才停了下来,双方的直线距离还不到十米,鬼子的谈话声清晰可闻,但就是听不懂。屋内的火光映红了四壁,有七八个鬼子围坐在火堆前烤火取暖,火堆两旁各支着一个用粗树枝做成的Y高支架,约有一米高,上面架着一根穿满军用饭盒的木棍,看样子是在热饭。

    狗日的小鬼子过得到是挺舒服,边烤火边热饭,让他爷爷我在外面喝风受冻,真他妈的不孝啊!虎子越看越气,暗暗在心里骂道。

    如果不是夏少校严令他不可主动和鬼子交火,他现在真想扔两颗手榴弹进去,把这群狗娘养的全都炸个稀巴烂,让他们到阎王爷那里去吃夜宵吧!

    生气归生气,虎子却没忘此行的目的,仔细数了一遍鬼子的人数,能看见的共有十二个人,至于墙角等视线不及的角落是不是还有人,他就无从知晓了,除非是走进去查看。根据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伙鬼子最多不会超过十五个人,而且也没发现有什么重武器,很可能是一队轻装的巡逻兵。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虎子就不好判断了,还是把这个头疼的问题留给夏少校吧!

    虎子的侦察与潜伏能力相当棒,如果不是有时略显冲动的话,应该是个很不错的侦察兵。仔细分析了一编虎子侦察的结果,夏少校总感觉鬼子出现的有些蹊跷,自己和虎子前脚刚到,鬼子们后脚就跟来了,难道真会是巧合吗?

    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军人,夏少校的字典里没有巧合这两个字,任何看似偶然的事情都有其内在的必然性。

    再说,日军的巡逻队通常只会在驻地附近巡逻,而且人数最少也有一个排,像这样十来个人大摇大摆地跑到山里来巡逻的事很少见,也不符合常情。还有就是夜里宿营时居然不设岗哨警戒,这种不可原谅的低级错误怎么会出现在训练水平较高的日军身上呢,同样让人费解。

    会不会是鬼子又再耍什么新花样?

    见夏少校迟迟不发话,虎子有点沉不住气了,双脚踩在冰凉泥水的感觉可不怎么舒服,便当即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一共就十几个鬼子,又没有设岗哨,两颗手榴弹就能全部解决了,我看值得一干!”

    夏少校明白虎子求战心切,两人进山后一直在搞偷袭,从未和鬼子真正面对面干上一场,难怪虎子会心急手痒了,可他担心这又是鬼子设得一个圈套,正等着他们往里面钻呢!

    然而就这样不声不响的撤走也不合适,毕竟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吸引鬼子的注意,在第26旅团的心窝上狠狠地戳上一刀,不把事情搞大就很难将内奸引出来。

    权衡利弊后,夏少校决定不管鬼子是不是在设圈套,这送上门来的“礼物”岂能不要,先干掉这火鬼子,把日军的真正意图给打出来,然后再随机应变。

    决心已下,立刻行动。

    顺着虎子刚才进村侦察的路线,两人很快就摸进了村子,不久便出现在目标附近,却意外地发现屋外多了一个岗哨,正背着枪来回走动,情况有变。

    是进是退?虎子无声地望向夏少校。

    夏少校几乎是不加思索地抬手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意思非常明确:干掉岗哨,计划不变!

    此时屋内的火堆已渐趋黯淡,里面的鬼子大概都已经休息了。虎子悄然起身摸向岗哨,快接近时顺手从地上抄起一块碎石抛向远处,以此转移岗哨的注意了。

    碎石块落地的声音不算太大,却足以让岗哨迅速扭头注视。虎子趁机一窜而上,伸手从背后捂住岗哨的口鼻,握在另一只手上的短刀凶狠地刺入鬼子的脖颈,同时用力一旋,脖子顿时被切割开三分之一,没发出一点声响。

    夏少校教得的方法的确又狠又实用。

    虎子非常小心地将尸体放倒在地上,然后取出两颗绑在一起的手榴弹,边走边拧盖拉弦,等快靠近房门时,延时期也差不多了。他立即甩手将手榴弹丢进屋内,随后快步跑开寻找掩护藏好,同时把冲锋枪上膛握紧,专等爆炸后冲进去消灭未死的鬼子。

    但冲锋枪最终没能用上,因为爆炸产生的威力把整个屋子都震塌了,鬼子门被活埋在里面,想不死都难。夏少校和虎子在废墟四周搜索了一遍,没发现有活着的鬼子,计划完成,准备撤离。

    临行前,虎子顺便扒掉了鬼子哨兵的军靴。

    </p> ( 辣手神枪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2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