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辣手神枪第一季 狼行太行:第四十章

文 / 绝对零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浴室内,热气弥漫。

    很久没有泡如此舒服的热水澡了,犬养一郎头枕厚实的毛巾,伸展双臂搭在澡池的边沿上,将全身浸泡在烫烫的澡水中,皮肤很快就因水温而渐渐变红,仿佛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说不出的舒坦。他很喜欢师仁轩的这个私人浴室,建造的典雅精致,华而不俗,澡池、淋浴、桑拿室一应俱全,而且澡池和地面全部用雪白的大理石铺就,不带一点杂色,有钱人就是会享受。

    他想师仁轩一定是经常和他的姨太太们在这里沐浴欢爱,享尽人间乐事。不过此处现在已经换了新主人,而原主人的女儿则变成了新主人的玩物,必须无条件地奉献她那娇美的容颜和性感的肉体,不能有丝毫的怫逆和反抗。

    犬养一郎这几天心情格外的好,他一直认为日美开战是早晚的事,可没想到海军居然这么快就动手了,而且干得漂亮之极,让财大气粗、目中无人的美国佬吃了个大亏。自从1939年欧战爆发之后,德军横扫欧洲的辉煌战果就让东京大本营羡慕不已,也想趁此良机扩大战争规模,便开始秘密制定“南进”战略,准备将太阳旗插遍全亚洲。

    然而东南亚各国是英美在亚洲的重要殖民地,一旦实施“南进”战略,势必会与英美的利益发生直接冲突,武装对抗无可不免。英国佬现在是有心无力,就像是一头失去了爪牙的老迈雄师,除了咆哮示威外根本伤不了人,不足为虑。可是美国佬就不一样了,其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太平洋和大西洋为美国提供了天然的屏障,,使它远离战争的纷扰,工业和经济实力相当雄厚,日美一旦开战,胜败很难预料。

    因此,日军中的不少高级将领都反对与美国开战,至少在完全征服支那前不能这样做,冈村宁次就是其中之一。但是犬养一郎却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美国要想保护在东南亚的殖民地,只有依靠海军才行,如果能将美国太平洋舰队一举击垮,那么“南进”战略就成功了一大半了。

    这是一个极为大胆的设想,有这种想法的人肯定不止犬养一郎一人,但是敢想又敢作的却只有一个人:帝国海军联合舰队司令官山本五十六大将。

    山本五十六大将的业余爱好是赌博,其赌技已达炉火纯青的地步,听说许多国际知名的大赌场都禁止他入内。战争本身就是一场赌博,用人命来作赌注,成王败寇!

    珍珠港这一局山本五十六赌赢了,美国太平洋舰队名存实亡,短时间内绝难恢复战斗力。几乎同一时间,日本南方军分多路入侵东南亚各国,势如破竹,太平洋战争正式拉开了序幕……

    远在支那的犬羊一郎坐不住了,他可不想和八路军在太行山上玩捉迷藏了,东南亚才是他大展身手的地方,可千万不能错过这个大好机会。与他同班的冈村宁次都已经是大将了,而自己还扛着少将衔指挥一个杂牌旅团,心里太不平衡了!东京大本营要想保证“南进”战略的顺利实施,从支那战场抽调兵力是必然的选择,而华北方面军的兵力最多,肯定会先从这里抽调的。

    犬羊一郎听说不少军官都向方面军总部打了报告,纷纷申请调往南方军,把去东南亚当成了升官发财的捷径。他没有跟风打请调报告,因为他太了解冈村宁次的性格了,是个典型的笑面虎,城府极深,走正式的途径肯定没戏。他为此给老长官松井石根大将写了一封信,恳请他帮忙在东京大本营活动活动,想办法将他调到南方军去。他和松井石根的关系很不错,从支那各地搜刮来珍宝古玩没少送去,老长官一定会帮这个忙的。

    信在前天已经发出去了,现在就坐等佳音了。他闭目幻想着自己在东南亚战斗的情景,还有那些拥有蜜色皮肤的漂亮女人,情不自禁地笑了。

    一连十几天,夏少校每日都带枪出门寻找马脸汉子的踪迹,虎子则留在老桂家坐镇,以防万一。他寻遍了羊井镇的大街小巷,甚至还去了临近的村子,仍旧是一无所获,这个看似蠢笨的马脸汉子居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判断马脸汉子很有可能是逃到太原去了,这狗东西一天不除,老桂和敏的安全就没有保证。

    他和虎子进山“狩猎”的行动也只好被迫暂停了。

    老桂家是他们的后方基地,绝不能出任何闪失!

    今晚老桂酒馆内的客人不多,夏少校独自坐在角落里自斟自饮,暗中观察每一个进出的酒客,但愿马脸汉子能自己上门送死。他打算再找两天看看,如果那时还没有马脸汉子的消息,自己就和虎子去一趟太原,务必要把这混蛋找出来干掉,永绝后患!

    同时也可以在省城的黑市上为虎子搞支冲锋枪,一举两得。

    钱对夏少校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他那点可怜的军饷还不够自己半个月的花销,除非是喝兵血。夏少校的父亲曾经是桂系的一名将军,后来因遭人排挤陷害愤而弃武经商,靠着自己在军政界的关系干起了运输业,生意越做越大,富甲一方。

    夏少校的父亲一直对自己被迫退出军伍而耿耿于怀,决心将儿子培养成一名将军在一雪前耻,便自费送夏少校去德国最好的军校留学。等夏少校学成归来,父亲早已为他在中央军中谋了个少校参谋的缺,而且还是但是装备最精良的德械师。谁知夏少校却坚持要从最基础的排长赶起,要一步步走入将军之列。

    父亲知道夏少校想凭自己的真才实学干一番事业,也就不在勉强他了,任其自便。

    夏少校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内,就从少尉升成了上校,离父亲的心愿仅差一步之遥了。但就在这个时候,父亲却因心脏突发而猝然辞世,终年62岁。父亲死后,家族的生意就由夏少校的妹妹来接管,她一直在帮父亲打理生意,接管是顺理成章的事。夏少校拥有公司30%的股份,成为了第二大股东,个人资产高达百万以上,那里会缺钱花!

    他这次从重庆带来了两百根金条,除了留一少部分作自己日常的花销外,余下的准备都送给八路军当抗日军费。他知道这点钱是杯水车薪,可妹妹那边的生意因战事而变得很不好作,资金周转困难,自己怎好在这个时候开口向她要钱呢?父亲在上海两套别墅的产权归他所有,但此时都已被鬼子汉奸们给霸占了,无法出售变现,他手头上也只有这么都现钱了。

    随着夜深风寒,酒馆里的客人们渐渐走光了,店内显得的格外冷清。老桂命雇来的小伙计去关门打烊,他随后笑呵呵地坐到夏少校对面,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杯酒,想跟夏少校喝上两杯。

    “还为马脸汉子事烦心呢?”老桂见夏少校皱着眉头想事,便开口问道,“他一个人能掀起多大浪来!”

    “还是小心点好,”夏少校提醒老桂。咱们在明他在暗,不能不防他抽冷子下黑手。”

    “谁知这王八蛋躲到那里去了,怎么找啊!”

    “他可能是去了太原,那里有麻老六的靠山。过两天我准备和虎子去趟太原,不除掉这个混蛋年也过不塌实。”

    “太原城可是日本人的天下,我看你们还是别去了,万一出点什么事,让我着老头字如何能安心呀!”

    “您老尽管放宽心,小鬼们还奈何不了我们,包准能毫发无损的回来。再说眼看就要过年了,正好顺便办点年货,给您老和敏买些礼物回来。”

    “不用,家里什么都不缺,别在花冤枉钱了!”

    “这是我做晚辈的一点心意,您老再客气就见外了。”

    老桂含笑着点点头,端起酒杯和夏少校干了一个,然后语重心长地说:“敏是个苦命的孩子,娘死的早,又嫁了个不争气的丈夫,受了不少委屈。她能遇到你也算是有福气,不嫌弃她无法生儿育女。”

    夏少校为老桂斟满酒,正色道:“能得到敏的爱是我的福分,我一定会想办法把她的病治好,到时您老就等着抱外孙吧!”

    老桂异常开心地笑道:“那敢情好,早就盼着这一天呢!”

    两人有说有笑地喝了近一个小时才散,老柜醉醺醺地回屋去睡了,夏少校却一个人伫立在院中吸烟静思。他当然也希望让敏怀孕生子,可自己能在这乱世中作个好父亲吗?如果有了家室之累,他还能毫无牵挂地去当”太行神枪”吗”还能……

    他没有想再想下去,因为敏不知何时已悄然来到他身后,那火热丰腴的身子紧帖上他的背脊,让绵绵爱意在寒风中传递。

    何苦再自寻烦恼,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p> ( 辣手神枪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2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