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辣手神枪第一季 狼行太行:第三十九章

文 / 绝对零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所有要带的武器都摆在客厅内的桌子上,共有四支手枪、四颗木柄手榴弹、两把短刀、二十多个压满子弹的弹匣和两块蒙面用的黑布,是预防被镇上的居民们无意中看到他们的相貌。

    夏少校和虎子正对武器进行最后一次检查,确保万无一失。 敏拨旺客厅内的炭火,无言地望着夏少校,眼中充满担忧。她不想让他去冒险,但也知道这是唯一解决麻烦的方法,麻老六是绝不会放过他们的。

    夏少校看到敏欲言又止,知道他有些害怕,便微笑这走过去安慰说:“别担心,我们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敏眼中含泪,咬着嘴唇说:“你千万要小心啊!如果……”

    夏少校用手指封住她的樱唇,正容道:“相信我!”

    敏点点头,露出动人的微笑,“我等你回来。”

    夏少校伸臂紧了紧敏柔韧的腰肢,把嘴凑到她的耳边低声说:“要在床上等着我回来,记住不要穿衣服。”

    敏羞笑着捶了他几拳,轻啐道:“讨厌!”

    虎子回头瞥了一眼正在打情骂俏的夏少校和敏,故意怪声怪调地开口道:“我说两位,是不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当我不存在啊!”

    夏少校含笑不答。敏的脸更红了,故意瞪了虎子一眼,转身朝客厅外走去。她反手关好客厅的门,泪水忍不住多眶而出。心爱的男人为了自己的安全不惜独闯敌巢,自己除了感动外还能说什么呢,默祝他和虎子胜利凯旋。

    夏少校清楚敏肯定会哭,感觉这女人对他的依赖性越来越强,但并不死缠着他,很会掌握分寸,体贴温柔地就像妻子一样。他当然不会让敏受到一点点的伤害,所以麻老六一伙必须死,一个也不能留,永绝后患。

    他从两名盯梢者的口中并未获得多少有用的情报。这伙人的临时住处他已经知道了,具体人数听盯梢者讲共有十五人,其中五个人有手枪,其它的人全部使用大砍刀。盯梢者还说麻老六不和他们住在一起,平时也很少露面,只有马脸汉子知道他躲在那里。

    夏少校很清楚他们只是小喽罗,所知有限,继续问下去只会是浪费时间,便利索地扭断了两人的颈骨,拖到隐秘处藏了起来。

    他和虎子商量了一下,决定返回老桂酒馆附近制住另外两人获取情报,那个干瘦的汉子应该知道的多一些。这时天色渐黑,空中有飘起了雪花。夏少校让虎子先走,自己跟在他后面,趁天黑雪急的大好机会,一明一暗配合着擒获最后两名盯梢者。

    突然袭击比夏少校预想中的要顺利,只是虎子下手时重了些,将其中一名盯梢者打得当场昏死过去,但那个干瘦的汉子却很清醒,被夏少校捆住双手后押到偏僻处审问。干瘦汉子一开始嘴挺硬,坚决不说,可当夏少校硬生生掰断他两根手指后,便疼得熬不住了,有问必答。

    据干瘦汉子交代,麻老六不但想杀死夏少校报一枪之仇,还想霸占老桂酒馆,把酒馆改建成大烟馆来牟取暴利。他准备先绑架敏,引夏少校上钩,逼老桂交出房产和地契,然后将他们尽情折磨够再全部杀死。麻老六失踪的这两个多月是去了太原,不知靠什么关系攀上了当地的一名黑帮老大,干起了贩卖大烟的生意。这次回羊井镇,一来是报仇,二来是扩大生意范围,一箭双雕。

    夏少校问麻老六准备什么时候绑架敏,干瘦汉子说就在今天晚上,时间定在21点。夏少校看看手表,现在是19点20分,时间不多了,必须马上去准备武器弹药,来个先发制人。

    他用同样的手法扭断了干瘦汉子的颈骨,另一个家伙则在毫无知觉中见了阎王,对这种败类绝不能手软,免得他们再去残害别人。日本鬼子在华北各地种植贩运鸦片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这样做既能毒害中国人的体质,有能获取巨大的经济利益,何乐而不为呢!这一招比“三光”政策更毒辣,会直接影响一代人的身体健康,达到他们永远奴役中国的目的。

    麻老六的所作所为比汉奸还可恶十倍,死有余辜!

    19点50分,夏少校和虎子离开了老桂家,冒着风雪直奔镇南而去。两人各穿了一件带帽兜的短大衣,武器藏在大衣内,帽兜拉起遮住头脸,以免被偶然路过的行人看到。夏少校的武器还是惯用的大威力,大花口撸子备用,虎子带了两支二十响的盒子炮,并排插在短大衣内的武装带上,没用枪套,为了取用方便。四颗手榴弹是用来攻坚用的,怕万一有人躲在屋中顽抗,可以速战速决。短刀是近身肉搏的利器,不过能不用尽量不用。

    20点05分,两人赶到的小巷口,一路上没遇到任何人。夏少校根据干瘦汉子的描述,画了一张他们住处的草图,牢牢地记在心里。院子不大,三间房子连在一起。马脸汉子独占靠南的一间屋子,其它两间分住着十三个人。现在夏少校已经干掉了四个,算上麻老六只有十一个人了,希望麻老六此时就在院中。

    摘掉帽兜,两人用黑布蒙住口鼻,只露一双眼睛。夏少校头前带路,两人迅速摸进漆黑的小巷中,很快就来到那所院子的大门前。夏少校侧耳倾听院内的动静,人声嘈杂,脚步凌乱,像是在准备着什么。夏少校回头冲虎子指指院墙,示意他纵上去看看,虎子当即纵身上跃去扒墙头。谁知墙头上积雪,连试了两次也没扒住,第三次终于扒住了,他小心翼翼地探头向院内观瞧。

    三间屋子都亮着灯,人影来回走动,看不清有多少人。不一会,从南面屋里走出一名男子,立到院中央喊了声集合,各屋的人便纷纷走出来站在他周围,不少人手里拎这大砍刀。这些人的队型很散乱,一看就知是帮乌合之众。

    虎子无声落地,把看到的情况告诉了夏少校,问他怎么办。夏少校问他一共看到多少人,虎子肯定的回答是十个人,少一个。难道是麻老六还没有来?像如此重要的行动,他应该提前到场指挥才对呀!

    是等待还是即刻发起攻击?

    夏少校低头看手表,已经20点30分了,不能再等了,迟恐生变,敌人在院中集合正是聚歼的大好时机,怎能错过!他和虎子一人掏出一颗手榴弹,拧盖拉弦,延时三秒,随后一起抛入院中。

    手榴弹脱手后,两人快速分立于大门两侧,拔出手枪,子弹上膛,准备等爆炸声一响便破门而入,清除残敌。

    “轰轰!!”

    两颗手榴弹先后起爆,巨大的冲击波震得院门剧烈颤动,门闩松动下来。虎子闪身上前,抬脚踹开院门,挺身而入,夏少校也紧跟而入。

    院内遍地尸横,足有七具之多,还有三名幸存者摇摇晃晃地站在院中发愣,大概是被手榴弹给炸懵了,啊啊地胡乱叫喊。虎子抬起双抢,对准三人一通扫射,当场格杀。

    “快搜屋,要小心!”夏少校冷静地对虎子说。他持枪在院中高度警戒。

    三间屋全亮这灯,一目了然,根本没有藏着人。夏少校开始仔细辩认尸体,片刻后就发现了麻老六的尸体。他本破片击中了头和胸,还留有一口气没吐完,嘴唇蠕动着不知想说些什么。

    夏少校半蹲在他身旁,摘掉脸上的黑布,冷视着他说:“你还认识我吗?”

    麻老六眨眨眼,右手抬了抬,好象要去腰间掏什么东西,但是最终还是无力地垂了下来。夏少校伸手摸摸他的腰部,很快就掏出一支盒子炮来,举到他眼前晃了晃,“想找这个是吧?”

    麻老六说不出话来,眼睛死盯着夏少校,凶光毕露,夏少校不愿再浪费时间,手腕一翻,盒子炮的枪口就顶在麻老六的眉心上,随即扣动了扳机。

    麻老六浑身一震,顿时毙命。

    尸体中没有马脸汉子的,又认真搜了一遍屋子,还是没有。这沟东西去那儿了?会不会是提前到老桂家附近找那四个盯梢者去了?

    夏少校虽然心里焦急,但还是和虎子在所有尸体的脑袋上补了一枪,以确保没有生还者,然后才匆匆离开现场,第一时间赶回老桂家。他担心马脸汉子找不到那四人,再听到老窝那边有枪声,会狗急跳墙地闯进老桂家,那可就危险了。

    担心没有变成现实,老桂一家安然无恙。得知麻老六已死,老桂立时喜上眉梢,连日来的烦愁一扫而光,急忙要下厨去炒菜,准备给夏少校和虎子摆庆功酒。夏少校却拦住老桂说,等干掉了马脸汉子再摆也不迟,今万随便做些吃得就行了。

    敏一直没有出现,大概是真按夏少校临行前的戏言去做了。

    吃过晚饭后,夏少校让虎子先去睡,后半夜再来换他的班,除恶未尽,今晚绝不能放松了警惕。老桂提议让他也来守夜,夏少校却说有他和虎子就够了,您老也忙了一天了,赶紧回屋休息去吧!

    老桂心意虽好,但让他守夜谁会有安全感,还市免了吧!

    夏少校回到敏的房间已是凌晨三点多了,敏睡得很香甜,没有察觉爱人的到来。夏少校无声地脱衣上床,手枪放在顺手处。他一钻进温暖的被窝,立刻就碰到了敏赤裸的身子,惹得他情难自禁,伸手抱住了敏。敏惊醒了,奋力地挣扎了几下便闻到了夏少校特有的体味,热烈地回应起来。

    两人激情热吻,狂野造爱,直到天色发亮才相拥着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镇南的大惨案就传遍了整个羊井镇,这可是爆炸性的新闻。此地近年来从未发生过如此严重的杀人案,一次就死了十几个人,太可怕了!一连三天,镇上的居民家家禁闭大门,商铺歇业,大白天也看不到有人在镇上走动,几乎变成了一个鬼镇。

    负责当地治安的警察勘验现场,提去了一些物证,然后把尸体全部运走了。又过了几天,夏少校隐藏的那句具尸体也相继被人发现,引起了新一轮的恐慌,有不少居民都做好了逃难的准备。

    谣言四起,有说是日本鬼子干的,有说是八路军干的,有说是土匪干的,甚至还有说是厉鬼在作祟……

    一星期后,当地警察贴出了安民告示,说死者的身份已查清,全都是来自太原贩卖大烟的不法之徒,死因是黑吃黑,决不是什么厉鬼在作祟,请镇上的居民不要听信谣言,放心过日子吧!

    谣言清除,羊井镇又恢复了平日的热闹,惨案也渐渐被人们给淡忘了……

    </p> ( 辣手神枪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2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