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辣手神枪第一季 狼行太行:第二十七章

文 / 绝对零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夏少校点燃一支烟,心里正盘算着怎样处理伪军头,就听远处脚步声骤起,听上去人数似乎还不少,只朝李二贵家奔来。虎子的反应超快,眨眼间边拔枪窜出院门外,隐身黑暗中待机。

    正在收拾行囊的李二贵夫妇也听到了脚步声,还以为是伪军的援兵到了,吓得面如土色,慌忙走到门口紧张地望向夏少校。夏少校熟练地捆绑好伪军头,并堵上他的嘴,然后命令李二贵夫妇躲回屋里去,吹灭灯,等枪一响就跳后窗逃跑,越快越好。

    从开第一枪到现在,还不到十分钟,鬼子来的可真够快的呀!

    灯灭后,院里一片漆黑。夏少校将伪军头拖到院角处,低声警告他别耍花样,不然第一枪就打他。伪军头手脚被捆得死死的,嘴里塞着块儿破毛巾,就算想动心思也无能为力。

    脚步声杂乱无章,不像是受过训练的士兵发出的。夏少校心里不禁起疑,但也不敢掉以轻心,即刻持枪走出院门,与虎子分藏在道路左右,静待来敌。他右手依旧握着大威力,左手却多了一支盒子炮,是伪军头的配枪。这支枪一入手,他不用看便知是国内造的仿制品,边角加工的相当粗糙,同时也缺乏保养,各机件间的配合很是生硬,比不上虎子那支平滑顺畅,属于中下品。

    夏少校真不愧是枪械专家,摆弄了几下就摸清了此枪的特性,绝对有把握做到首法命中。伪军头这支盒子炮的弹匣是十发装的 ,再加上大威力的十三发和虎子的二十响,这一轮弹雨倾泻出去,足够小鬼们喝一壶的。

    脚步逼近,火光闪动,人影显现,黑呼呼的大约有二三十人。走在最前面的几个人高举火把,身后的人们手持棍棒、镰刀、粪叉、锄头等物当武器,怒气冲冲地朝李二贵家而来。

    不是鬼子,是李二贵夫妇的援兵。

    夏少校招呼虎子退回院内,这事让李二贵夫妇出面比较合适。李二贵夫妇听说后,将信将疑地走出院门,恰好与老村长率领的众乡亲们碰了个面对面,瞧见那一张张决心赴死的熟稔的脸庞,夫妻二人禁不住热泪滚淌,泣不成声。

    老村长惊见李二贵夫妇安然无恙地从院内走出来,顿时一惊,还未及开口询问,忽听身边的村民惊呼道;“大家快看,二鬼子们都死了!”

    火把的照耀下,院门附近横竖躺着六七名伪军的尸体,早已透体冰凉。

    “这是怎么回事?”老村长抬头问李二贵夫妇。

    “是八路军来了,人就在屋子里!”二贵媳妇抢着答道。

    “真的?”老村长惊喜道,“快带我去见见!”

    伪军们刚一进村,老村长就得到了消息,心想:伪军们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只不定又轮到谁家遭殃了!他后来一听枪响的方位,是在村东头,马上就联想到了李二贵家。

    伪军们肯定是来抓二贵媳妇的!

    小鬼子的岗楼建成有半年多了,以前只驻扎伪军,没有鬼子,对周边几个村子的骚扰也不太厉害。但自日军第26旅团入住上阳县城后,一个班的鬼子开进了岗楼,加紧了对周围村落的的控制和祸害。鬼子们不但让村民们定期送酒肉菜蔬,而且还要送花姑娘供他们淫乐,谁要是敢不送,鬼子们就立即进村烧杀抢掠,鸡犬不留。

    要是只送些酒肉,村民们勒勒裤腰带也就忍了,可谁知鬼子们竟然让他们把自己的妻女送进岗楼里接受奸淫,这种奇耻大辱谁能忍受的了!抗不过就只好逃亡了,所以附近村落里六十岁以下的妇女,大白天根本不敢在村里待,晚上兴许敢回来睡个囫囵觉,但天不亮准往村外跑,要是让鬼子抓进岗楼里去,别想再活着出来。

    北峪村离鬼子岗楼最近,受迫害也最严重,有好些村民的闺女媳妇,甚至母亲都被鬼子给糟蹋了,不少人还被传染了性病,因无钱医治,下身腐烂而死,惨不忍睹。李二贵的媳妇摸样俊俏,早被鬼子们列如首选名单了,隔三差五地前来突击搜查,搞得北峪村鸡犬不宁。

    李二贵夫妻俩出外躲了大半年,今天后晌才到家,伪军晚上就来抓人,这事可够蹊跷的。今晚是李二贵的媳妇,明日就说不定是谁家的闺女,这鬼孙子的气还要忍受到什么时候呀!全村的男人早晚都得当活王八!老村长把心一横,决定跟小鬼子们拼了,绝不能再这样窝窝囊囊地活下去了!

    他马上出门去召集人手,村民们一听说要去杀鬼子,顿时一呼百应,纷纷拿起原始而简陋的武器,揣着满腔的仇恨和热血冲向李二贵家。

    一夫拼命,万夫莫敌!

    夏少校的装束非军非民,让老村长看得一头雾水,既不像八路军也不像游击队,身份不明。不过他身旁站立的小伙子倒像是个山里人,背上斜背的大刀片子也有几分眼熟,是地方抗日武装中常见的武器。

    见李二贵夫妇一口一个恩人地叫着,老村长也打消了心中的顾虑,快步走到夏少校身前,连连作揖道:“八路军长官,老朽代表全村人感谢你们的大恩大德啊!”

    夏少校急忙还礼道:“老人家,您言重了,我们不是八路军。”

    老村长立时诧异地问道:“那你们是……”

    夏少校微微一笑道:“我们只是两个不愿做亡国奴的中国人。”

    老村长顿时明白夏少校不想言明身份,便立刻爽朗地笑道:“说得好,说得好,真让老朽惭愧之至啊!不知该任何称呼恩公呢?”

    “恩公实不敢当,您叫我老夏就行了,”夏少校边说边拍拍虎子的肩头,“他叫虎子。”

    此时,有不少村民涌入院中,很快就发现了缩身于院角的伪军头,不由分说地拖到院中央,怒骂着就要乱棒打死。夏少校脸色微变,但也不好出声阻止,一看群情激愤的村民,就知伪军头平日里也没有少干坏事,死有余辜。

    就在这时,忽听老村长大喝一声:“住手,恩公在此,还轮不到你们处置他!”

    夏少校立刻趁机说道:“各位乡亲们,我们两人今晚杀了伪军,鬼子们肯定会来报复的,大家赶快回家收拾东西撤离吧,天一亮就晚了!”

    村民们沉默了,他们已厌倦了逃亡,也无处可逃!所以很快就有人大声说道:“俺们不跑,跟小鬼子拼了!”

    “对,咱们不跑,跟狗日的小鬼子拼了!拼了!拼了!”所有在场的村民们群声附和。

    面对狂热的村民,夏少校变得异常冷静。他觉得与其无谓的劝说还不如因势利导,将这股无形的精神力量转化成强大的战斗力,去完成自己心中已准备放弃的计划。

    端掉鬼子的岗楼。

    夏少校不再犹豫,当即对义愤填膺的村民们说道:“乡亲们,大家既然不愿再受小鬼子的欺负,决心以死相拼,我到有个好主意,不知各位可否一听?”

    众乡亲不分先后地答道:“快说吧,俺们都听你的!”

    “好,去搞掉鬼子的岗楼,敢不敢?”

    “敢!”“现在就去!”“早盼这这一天呢!”……

    “搞掉鬼子的岗楼不难,但你们必须要服从命令,听从指挥,能做到吗?”

    “只要能杀鬼子,让俺们干啥都行!”

    “那好,我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先放开伪军头,他还有用,不能打死。”

    众人虽有些不情愿,但还是默默地放开了伪军头,有人忍不住狠踢他两脚,疼得他直哼哼。

    见村民们放开了伪军头,夏少校继续说道:“我需要七个志愿者,会打枪的优先,扮成伪军混入岗楼里去,愿意去的站出来!”

    “俺去!”“俺去!”“俺去!”……

    呼拉拉站出一大片人来。

    夏少校走进人群,仔细挑选了七名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命他们扒下死伪军的军服换上,然后又让虎子给他们每人发一支伪军的步枪,并要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教会他们射击要领。

    老村长这时上前问夏少校:“恩公,剩下的人干什么啊?”

    夏少校回头说:“老人家,您再喊恩公我可要生气了,叫我老夏就行。剩下的人也一起区,由您带队,先藏在岗楼附近,等我们进去夺了吊桥,您就带人往里冲,速度一定要快!!”

    老村长兴奋地说道:“恩……不,老夏,你就放心吧 !杀鬼子可没人含糊!”

    想了想,夏少校又说:“麻烦您现在派几个可靠的人去村口放哨,一发现岗楼那边有什么动静,马上回来报告。”

    “好嘞,我亲自带人去!”老村长点点头,匆匆去了。

    夏少校命人把伪军头带进屋去,拔掉堵嘴的破毛巾,详细盘问他岗楼里的兵力部署,人员起居,火力点配置等重要的信息。靠这些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的农民去攻打防守坚固的岗楼,如果手里没握着伪军头这张王牌,他断不会轻易下决定的。

    七名志愿者已经换上伪军的军服,正在跟虎子学打枪,他们当中从未有人摸过枪,人人非常兴奋而认真地练习着。另外两套伪军服是留给夏少校和虎子的,岗楼上有探照灯,他俩那身衣服和装备根本蒙不过去,皮靴也要换成布棉鞋,不然准露馅。还有就是伪军服上面的弹孔和血迹,此刻修补清洗已然来不及了,到时只好随机应变了,希望鬼子的探照灯不要仔细照。

    夏少校警告伪军头,如果能顺利混进岗楼,保证不杀他,反之便当场处死,让他自己掂量着办。伪军都那里敢说不配合,小命捏在人家手里,不服不行啊!夏少校让看守伪军头的村民给他松绑,活动活动血脉,一会好赶路。他摸出金制烟盒,给两位村民和伪军头各发了一支烟。

    正点烟之际,一个黑瘦精悍的中年男子走进屋来,两个村民都认识他,点头叫强哥。黑瘦汉子朝夏少校笑着说:“八路长官,俺进过鬼子的岗楼,对里面很熟悉,让俺跟你们一起去吧!”

    夏少校请他坐下,递过一支烟,问道:“老哥怎么称呼?是被捉进去的吗?”

    黑瘦汉子接过纸烟,“俺叫李强,修岗楼的那会俺去当过苦力,一直干到修成,所以对那里比较熟悉。”

    “老哥会打枪吗?”夏少校伸出打火机,打着。

    “会一点。”李强起身凑过去点烟。

    “长的短的?”

    “都还行。”

    “那你先试试这个!”夏少校抄起一支伪军的“中正式”步枪抛给李强。

    李强接过步枪,熟练地板开枪机保险,拉动枪机,送弹入膛,然后举枪瞄准,绝对专业水平。随后,夏少校又把伪军头的盒子跑给他试手,同样出色。

    “不错,在那儿学得?”夏少校赞许地问道。

    “年轻的时候当过几年兵,还没忘。”李强坦然答道。

    夏少校感觉李强不是普通人,很可能是共产党的人,但时间紧迫,他也不想刨根问底,便说:“行,算你一个,去找身伪军服换上,咱们马上出发!”

    </p> ( 辣手神枪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2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