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节 智取东南之租界惊雷(1)

文 / 梦游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上海法租界,浙江督军卢永祥别墅。



    一脸青色的卢永祥正在朝着手里的一张新收到的电报纸“运气”。那封电报是驻守在上海的第八旅旅长何丰林发给他的:“近日,有数十艘菲军大型运兵船经吴淞口沿长江而上,去向不明。卑职以为,他们此行之目的地极有可能是南京!”



    此时的上海,不论是外海还是内河都处于外国军舰的控制之下。虽说吴淞炮台一直由中国驻沪军队重兵驻防,但是那些炮台却丝毫没有起到防御外敌的作用。这并不是炮台里的中国军队没有防敌的意识,而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敢对经过吴淞炮台进入长江的任何一艘外国军舰做出哪怕是形式上的拦截姿态!



    可以说,那些炮台对于横行于长江和黄浦江水道之上的外国军舰来说,不过是个摆设罢了。菲律宾海军的舰船当然属于“外国军舰”之列,何丰林虽说是上海名义上的最高军事首脑,但是他仍旧对菲军运兵船的经过无能为力。有海无防还不算是最可悲的,有海有防却根本不敢防——这才是旧中国最悲哀的地方!



    卢永祥1867年出生于济阳贫家,原名卢振河,字子嘉。他1890年投军,1895年考入北洋武备学堂,毕业后任淮军队官,后任武卫右军管带、山东武卫右军先锋队右营帮带、北洋二十镇协统。因镇压滦州起义军有功,先后加记名总兵、提督、副都统军衔。历任陆军第六镇第十一协统领、第三镇第五协统领。中华民国成立后,任陆军第十师师长,淞沪护军副使和护军使,会办江苏军务,浙江督军等职。袁世凯称帝后,封一等男爵,袁死后他归入了皖系,是段祺瑞手下的一员大将。



    皖系战败、段祺瑞在北京遭到囚禁之后,卢永祥就知道:他接下来自己的日子恐怕不会太平了。但是他却并不怎么担心自己的前程,在这个年代,有实力才有发言权、才有一切。在各省的督军当中,做为浙江督军的卢永祥不论是兵力还是财力都是相当雄厚的,他是真正的实力派。



    卢永祥相信:不论是谁入主中央政府都不会忽视他的势力和存在,都会拉拢他。正是基于这种心理,他才在接到陆军部发来的让他“进京述职”的命令之后,敢于立刻宣布“引退”,将这个“临时中央”一军!他这样做的目的,一是想以退为进、借此抬高自己的身价,等着中央派人来笼络他;二是他根本就看不起那个不论是资力还是实力都远不如他卢永祥的陆军部新任总长张树元,想给他来个“下马威”,好让他知道这中国的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给张树元长点儿记性,好让他以后老实点儿,不要动不动就给他这个“革命前辈”发什么“命令”!



    在得知李纯受重伤的消息之后,卢永祥最关心的事情就是中央会派谁来接替江苏督军一职。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卢永祥控制下的浙江省不仅与江苏毗邻,而且浙江省的南面就是菲军控制之下的福建,上海跟南京更是近在咫尺,所以卢永祥特别关注江苏形势的变化一点儿也不奇怪。



    卢永祥对于江苏督军一职当然也有他自己的如意算盘:他希望由他的心腹陈乐山来接替苏督,把凇沪和江浙地区全部纳入他卢永祥的势力范围!当然了,要想实现这个计划,他还要等待时机,就是等待中央派人来请他出山的那一刻。那时候,才是他漫天要价、实现目的的时刻。他相信有求于他的中央政府不敢不答应他的条件。



    至于中央是否会对他进行“武力讨伐”,他对这一点根本就不担心。浙江和凇沪是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是中央的财税之地,只有蠢人才会企图在这里妄动刀兵。不论是谁想要解决浙江和凇沪问题,都必须采取和平手段,谁都承担不起打破这个“钱罐子”的后果。而中央要想和平解决问题,向他卢永祥这个浙江督军妥协才是唯一的出路。



    可是事情的发展显然完全出乎卢永祥的意料之外,不仅中央没有派人来找他“说合”,而且今天他一看到何丰林发来的这封电报,他马上就意识到:他打的如意算盘,这次恐怕要全部落空了!



    李纯重伤、江苏督军出缺、新的临时中央迟迟不宣布苏督人选、菲军的运兵船又是奔着南京方向去的,把这些情况综合在一起,卢永祥马上就得出了最接近事实的结论:菲军的目的地,肯定是南京!如果菲军果真接管了江苏的防务,卢永祥将在南、北两面受到菲军最直接的军事威胁,浙江所面临的形势就十分危险了!



    “来人!”卢永祥喊了一声。



    他的副官应声推门走了进来,轻声应道:“大帅,请您吩咐。”



    “给陈乐山和何丰林发报:第一、从现在开始,命令部队全体进入临战状态;第二、针对形势的变化重新调整部队部署:立即在与福建、江苏交界地区增加一倍兵力并加强对菲军的侦察和警戒;第三、让何丰林从第八旅调一个警卫排来,加强对这里的保卫!”



    卢永祥放弃浙江督军之位只是对外面做出的一种姿态而已,离开宁波之举更是个幌子,他不过是把第十师的指挥部从宁波的督军行辕转到了上海的别墅里面罢了。为了把他的命根子军队牢牢掌控在他的手里,这一次,他可是把电台、警卫、几个心腹幕僚和几乎整套的师部指挥班底都搬到了上海!



    “是。”副官应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卢永祥又说道:“告诉何丰林,让弟兄们带短枪、穿便衣,分批进入租界,别弄得尽人皆知。哦,还有,让他的第八旅派人给我盯住‘菲律宾自由贸易区’里的驻军和他们的海军,一有异动,立即报告!”关键时刻,看来卢永祥最担心的还是他自身的安全。



    “菲律宾自由贸易区”是两年前菲律宾海军把日本海军驱逐出上海的时候,由陈雨等海军将领出面,“强迫”北京政府接受的又一个“不平等条约”。当时因为有海军元老、原海军总长程璧光的默许和暗地里的支持,对于菲律宾这个刚刚崛起的“新列强”参照其它各国条款提出的这个“无理要求”,冯国璋和段祺瑞为了息事宁人,最后只好无奈地答应了。



    “自由贸易区”的地域,除了菲军抢占的原日本人所属的“公共租界”地区专署区的500余亩土地之外,还有未经开发的黄浦江东岸的3万多亩土地。也正是因为黄浦江东岸地区是个鸟不生蛋的荒凉的地方,各列强没人对这个地方感兴趣,北洋政府才比较痛快地答应了他们的“无理要求”。可是对于张自强他们这些未来人来说,黄浦江东岸却是块宝地。他们没有跟列强们抢夺“浦西”,而是打算提前开发“浦东”,把这里建成上海的新工业区和金融中心。这样一来,等他们把上海全部拿下以后,就可以把浦东、浦西连成一体,大大拓展了上海的发展空间,上海将成为全中国名副其实的经济龙头。



    经过两年多的建设和发展,“浦东自由贸易区”变成了上海滩上的一颗明珠:在菲律宾政府大笔资金的支持下,成片的工厂在这里拔地而起,一幢幢高楼鳞次栉比,一条条宽敞的马路四通八达,绿树和花丛掩映其间,昔日的荒滩变成了今日美丽的都市和高速发展的工业区。而且随着龙腾电报电话公司、龙腾纺织服装集团这两个大型工厂的相继建成和投产,这里开始大量出口比欧美相关企业先进了许多的万门自动电话交换机、女性精品内衣、高档西服、高档时装等高附加值产品,让上海提前四十年终结了只出口棉纱和面粉这些初级工业品的历史。除了没有出现横跨于黄浦江上的那两座著名的大桥之外,这里已经提前八十余年部分再现了二十世纪末期“浦东大开发”的繁荣景象。



    因为建在那里的工厂和金融机构所采用的都是现代企业的经营模式,不论是工人的生活待遇还是自然、人文环境都要比洋人们的工厂好得多,而且那里还“量才录用”,更没有洋人们的种族歧视,于是大批的熟练工人和有能力的高级管理人员开始从上海租界区流向浦东新区。



    刚开始,流向浦东的还仅限于那些在洋人企业里遭到歧视的中国人。可是一年之后,不少怀才不遇的外国人也纷纷到生意红火的菲资企业来寻找实现自身价值的机会。而浦东的菲资企业也确实做到了“一视同仁”,不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只要你有真本事,都能在这里找到发挥自己才能的合适位置。



    黄浦江东岸的崛起不仅增加了上海的经济容量,同时也给了位于上海滩十里洋场的洋人企业以巨大的压力。企业间的竞争是残酷的,菲资企业先进的管理、先进的技术造就了先进的产品,再加上人员的大量流失,把上海滩的大部分外国企业逼向了惨淡经营的危机之中。张自强集团的“经济入侵计划”在上海只实行了两年时间,现在上海滩的经济形势就已经从当年由英、法、美三国所把持的一统天下,逐渐转向了被菲资企业这个后起之秀所取代的趋势。



    至于黄浦江大桥,并不是他们不想修,而是暂时还不能修。现在的浦西还是洋人们的地盘,遭到菲方经济打压之后的洋人们在修桥的问题上异常团结,死活就是不同意他们修桥,企图在交通运输问题上卡住菲资企业的脖子。可是没建大桥并没有妨碍菲资企业在浦东的发展,随着两个大型运输码头在黄浦江东岸的建设,反而使黄浦江上的渡船运输业超常繁荣起来。因为菲海军舰艇常年游弋在上海外海,那些洋人企业家们无法动用他们拿手的武力威胁手段,也就奈何不了他们。



    卢永祥让何丰林盯住“菲律宾自由贸易区”,主要的目标是驻扎在那里的军队:张自强他们以“保护工厂”为名在那里驻扎的军队,两年以来就从没有少于过一个团。而陈雨的海军则更是霸道,他们不仅“霸占”了位于黄浦江畔的吴淞军港、与那里的民国海军混在了一起,还怂恿民国海军派兵强占了整个长兴岛,赶走了那里的英国人,并开始在长兴岛上修建新式炮台、港口等军事设施,菲海军舰艇更是常年驻泊于岛上的马家港锚地。



    客观地说,上海繁荣的动力来源于租界。这个时期的中国,工业基础异常薄弱,不仅是工业品,就连“洋火”;再有一说就是本文所取的说法。究竟哪种说法是“正统”,作者也弄不明白,还请各位读者不必深究。



    南宫平接过照片,对戴春风微微一笑:“雨农是个有心人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已经有了对付卢永祥的计划了,对吧?年轻人性喜渔色也是可以理解的嘛,如果人人都没有弱点的话,我们又去哪里寻找机会呢?这屋子里就我们两个人,你也不必拘束,自己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南宫平的话给了戴春风以极大的震动:他的这个上司,实在是太聪明了!自己挖空心思好不容易才想到的主意,竟然一眼就被他看出来了,他可是刚到上海呀!不过他还是愿意跟着聪明的上司干,只有跟个好领导,他的才能才不会被埋没。



    “是,局长。卑职已经派人盯住了卢筱嘉,只要把他控制住,卑职认为应该可以把卢永祥从防范严密的别墅里面逼出来,然后,我们就把他秘密拘捕。”戴春风用平静的语调似乎在说着跟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丝毫没有表现出得意的神色。



    南宫平对戴春风的智商应该用“非常满意”来形容了,他笑着说道:“确实是个好主意。只要我们控制住了卢永祥,浙江和上海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你先看看这份计划吧,也给我挑挑毛病、出出主意。”说完,他从随身携带的黑色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纸,递给了戴春风。



    戴春风很快扫了一遍纸上的内容,眼睛里不禁露出了兴奋、狂热的神情,嘴里不由自主地问了一句:“局长是想把上海滩所有的外国租界都趁机收回来吗?”



    南宫平点头肯定道:“对。这些外国人不仅霸占我们中国的土地,还在中国的土地上横行霸道了这么长时间,该是让他们付出代价的时候了。尤其是外滩黄浦公园门口挂的那块‘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简直就是我们全体中国人的奇耻大辱!他们会为此付出代价的,就在今天!”



    戴春风大声说道:“好啊局长,真是太好了!孙总统英明,张总理英明,局长英明!”



    看着他显然是发自内心的兴奋,听着他几乎脱口而出的溢美之辞,南宫平只能在心里说:这个家伙不是天生的马屁精,就是个典型的民族狂热分子!不过现在看来,还是后者的可能性最大,难怪后来有人说他跟西姆莱是一类人,都是典型的民粹主义者。



    “先别光顾着唱赞歌,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利益、达到我们的最终目的,才是我们谍报部门存在的理由,也是我们的本职工作。我还要靠你这个上海站站长出点子呢!”



    戴春风听到南宫平的话,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理直气壮地把这些洋人们驱逐出去。卑职认为,我们可以公开向法租界公董局要人,让他们把卢永祥交出来。以法国人的骄横,他们肯定会拒绝。这样一来,我们驱逐他们的借口就有了。都怪卑职目光短浅、魄力不足,刚才的方案显然已经不合适了。”他说完,满脸都是愧色。



    南宫平笑道:“这不能怪你。你的级别不够,许多情况你是不了解的。你提的方案也很好,没有必要取消。只要抓住了卢永祥,我们就有可能兵不血刃地接过第十师和第八旅的兵权,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一多半。至于收回租界的借口嘛,在各国租界里受到他们庇护的通缉犯应该还有很多,租界里的洋人侵害中国人的例子更是一抓一大把,找几个冠冕的借口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南宫平看了一眼满脸崇拜神色的戴春风,继续说道:“我现在就向你通报一些你可能还不知道的相关情况,仅限于你知道就可以了,注意保密,不要记录、不要外传:第一、我们在上海租界的行动将得到海军和贸易区警卫团的协助和配合;第二、英国海军在南海战败,双方正在新加坡进行谈判。所以我们不用考虑对英国人找什么借口,对英租界直接接收就行了;第三、我军已经派军队强行收回了天津的全部租界区,但是我们没有条件在上海这样做,主要是兵力不足,无法给洋人们造成巨大的压力、让他们乖乖就范。所以我们只能采取分化瓦解、区别对待、各个击破的办法。第四、在行动中要对各国区别对待,不动产都要就地封存,做好帐目和登记。英国人的财产要没收,法国人的财产要扣留,美国人和德国人经营的公司和财产暂时不要动。至于其它各国的财产,找些人化装成土匪抢了就是了,别给他们留下任何证据。”



    戴春风一边听,一边认真往脑子里记,心里却乐开了花:南宫平说的办法简直太对他的胃口了!对这个年轻英俊的局长,他算是彻底服了。



    “你根据这些情况再仔细想想,然后尽快拿出一个具体稳妥的行动计划出来。我们不仅要收回租界,还要保证上海滩的经济不要受到大的冲击。前些日子我们在天津的行动对天津经济影响很大,后遗症也很明显。所以我们不能在上海再使用这种激烈的手段,只能智取,而且还要通盘考虑收回租界之后怎样顺利过渡的问题。所以,我要对你和全体参战同志提出三点要求:第一点,绝不允许任何人有中饱私囊的情况发生,要提前向参加行动的人员讲清楚,对违犯者要严惩不怠!第二点,一定要在行动中特别注意不要伤害无辜,更不要乱伤人命。第三点,我们要趁机把上海滩的所有外国谍报机构清理干净,尤其对日本人更要斩草除根,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过!”



    戴春风连忙点头答应。南宫平又问道:“上海的那些帮会头目,你跟他们有过接触吗?”



    戴春风应声答道:“我只跟几个小帮会头子有过接触,也收服了一些人。因为我的身份无法公开,年纪又轻,象黄金荣和杜月笙那样的青帮大佬我暂时还见不到。”



    南宫平理解地点了点头,说道:“这些黑帮的存在必将成为上海发展的绊脚石,必须把他们解决掉!上海的问题解决之后,也到了你公开身份的时候了。如果能让他们接受我们的条件为国家服务,我们可以暂时放他们一马。你的任务就是要做两手准备,先摸清他们的底细,然后再去跟他们谈判。如果谈成了,就把他们做为我们隐藏在暗处的一股力量,交给你来的指挥。如果他们不接受我们提出的条件,就派军队把上海的大小帮会全部一网打尽!然后就由你来出面,再组建几个听从我们指挥的帮会。任何政府也无法阻止黑帮的存在,但是我们不能失去对他们的控制。有些我们不方便出面做的事情,就交给黑帮出面来做。”



    戴春风立刻兴奋地连声答应。他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在幕后控制一切的感觉,这样一来,他可就成了上海滩名副其实的“地下皇帝”了!



    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南宫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要提醒你一句:国家给了你多大的权利,你就必须为国家承担多大的责任!千万不要试图建立属于你个人的小‘王国’,更不要滥用你手中的权利为自己谋取任何利益。你应该知道那样做的后果。”



    “是,是。卑职一定不辜负国家的信任,请局长放心。”戴春风一面表着决心,一面偷偷擦去了额头上的冷汗。这个英俊的上司真是太精明了,连他想什么都能知道,简直就成了他肚子里的蛔虫!自己以后可要加小心了。



    看着戴春风离开的背影,南宫平笑了:历史名人又怎么样,不还是让自己摆弄得服服帖帖的!别说是脾气秉性,老子连他的一生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他小戴笠还能蹦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不过天才就是天才,这历史上有名有姓的人就是不一样。就看他写的这份关于上海的情况报告,就知道这小子上任半年来确实没闲着,而且也确实是个精明强干的角色。看来,以后自己要多搜罗一些有名的特务才行。管它在历史上是国民党的特务还是共产党的特务,只要有真本事的他就都要着!在历史上,他们这些谍报天才都把精力和才干用到内斗上了,现在自己的任务就是把他们撮弄到一起对付外国人!只有这样,他们才算真正实现了一个中国谍报工作者的人生价值,也只有看到这样的结果,他南宫平才有成就感,才没有白白浪费这次千载难逢的穿越时空的机会!



    “啪!”卢永祥猛地一拍桌子,大声喊道:“娘西屁!不长眼睛的小赤佬!把歪脑筋动到老子的头上来了!徐副官!”



    “到!”副官应声推门进来,一个立正:“请大帅吩咐!”



    “叫上20名弟兄,一定要把少爷给我抢回来!”徐副官答应一声,走了出去。



    “慢着!”楼上传来一声尖锐的喊叫,卢永祥的夫人踉跄着跑了下来。她一把抓住丈夫的胳膊,哭喊道:“老爷呀,咱可就这一个儿子啊!你派人去抢,万一那帮土匪把嘉儿给害了,可让我这当娘的怎么活呀!还是给他们钱吧,老爷!”



    女人这么一闹,卢永祥也冷静下来。他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那封信,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拿过旁边的一沓文件,盖在了一块紫黑色的东西上。卢夫人恰好看见了他的动作,冲上前去把那沓文件拿掉:下面露出来的,竟然是半截手指头!



    “天呐!我苦命的儿啊!”卢夫人一着急,一头栽倒在地,昏死了过去。“快去叫医生!”卢永祥连忙扶住了她。经她这么一折腾,整个卢公馆鸡飞狗跳,大家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师指挥部的全班人马一会儿就全部到齐了。



    卢永祥只好把情况跟大家说了一遍:他的儿子卢筱嘉,被土匪绑票了!



    今天中午,一名小乞丐就把这封夹带着“贵重物品”的勒索信送到了卢永祥的府上。这封勒索信不仅上面的字写得歪歪扭扭,句子也是前言不搭后语,上面还有不少白字,写信人的文化水平显然不高。



    卢永祥端详了许久才弄懂了大概的意思:他的儿子卢筱嘉因为赌博,欠下了巨额赌债黄金500两,人已经被扣押起来了。是卢筱嘉交待了这个地址,让卢永祥拿钱赎人。半天之后见不到钱,就让卢永祥等着收儿子的尸!信的落款是“东北胡子”。写这封信的人很显然是为了表达他们的诚意和决心,除了卢筱嘉随身携带的一枚翡翠戒指之外,竟然还把卢筱嘉的半截手指头也一起给卢永祥送了来!



    自己的儿子卢筱嘉是个什么货色,做为父亲的卢永祥当然知道得一清二楚。说卢筱嘉为女人争风吃醋他信,说卢筱嘉为某个美貌的妓女赎身他还信,但是说卢筱嘉因为赌博欠下巨款,卢永祥却说什么也不相信,因为他的这个儿子根本就不好赌!即使卢筱嘉好色,他也从不强人所难。因为凭着他本人英俊的相貌和深厚的背景,他根本没有自甘下流的必要。如果他是一个强取豪夺、欺男霸女之辈,那他不过是个纨绔子弟罢了,这样的人多的是,“民国四公子”的名头说什么也落不到他的头上。



    在浙江和上海地区,卢永祥就是这里的土皇帝!现在竟然有人敢打他儿子的主意,而且还找了这样一个蹩脚的理由,难怪卢永祥会气得暴跳如雷。



    大家都是军人,碰到这种绑架勒索的事情,一时间谁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卢永祥最后还是接受了徐副官提出的意见:“江湖之事江湖了”,由徐副官拿着他的名刺和600两黄金去见上海滩的青帮大亨黄金荣,请他出面来想办法解决。



    黄金荣公馆也在法租界,所以徐副官很快就回来了,称黄金荣和杜月笙都去了无锡,5天之后才能回来。徐副官此行只见到了黄金荣的夫人林桂生。虽然这个女人身材矮小、相貌平平,但是却精明能干,是黄金荣的得力助手和高参,深得黄金荣的宠信。



    林桂生指点徐副官说:象这种绑票的案子在上海滩几乎每天都有,做这种无本买卖的几乎都是外地人。他们往往人数不多、来去飘忽、行踪不定,有机会就干一票,拿了钱就走人,根本无法追查。不管事主的势力有多大,碰到这种情况都是“大象踩蚂蚁——有劲儿没处使”。如果来硬的,他们就可能“撕票”。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顺着他们的意思办,破财消灾。



    卢永祥一盘算,这个女人说的确实都是实情。上海滩上的势力纵横交错,仅租界区就有好几个主人,即使他动用何丰林的军队也不能进租界里面拿人,在这里使用武力确实是力不从心。最后,卢永祥只好决定接受这些土匪的条件,准备拿钱换人。



    卢永祥其实是被林桂生给骗了。当年黄金荣在法租界捕房任督察员,法国总领事的书记官凡尔蒂偕同夫人去太湖游览,结果被那里的土匪绑架。法租界闻讯后就派黄金荣设法营救。黄金荣通过黑势力的关系很快找到了太湖土匪的头领“太保阿四”和“猪猡阿美”,随后将凡尔蒂夫妇安全营救了出来。还有一次,福建省督理周荫人的参谋长杨知候带了六箱古玩、字画到上海来,不料,一出码头就被人盗走。为此,淞沪护军使何丰林特请黄金荣协助追查。结果不到半天黄金荣就查明真相,将原物如数追回。



    黄金荣和杜月笙倒是真去无锡了,是戴春风用一笔巨额鸦片生意把他们俩诓走的。而林桂生却是因为得到了菲军驻沪司令部的警告,不准青帮管卢永祥的事。林桂生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女人,她早就看出来谁将是未来上海滩上的“大王”了。林桂生推脱徐副官,也是为了黄金荣的“未来”着想。



    可是经卢夫人这么一闹,再加上徐副官去黄金荣公馆耽搁的时间,一不小心天就黑了、半天的时间就溜过去了!卢永祥等人因为忙乱可能都没在意,可人家绑匪们可记得清楚着呢:时间一过,一只人耳朵又被一个小乞丐送到了卢公馆!随着这份特殊礼物送来的还有一张字条:一是把赎金增加到了黄金600两,二是要“卢筱嘉的父亲”两小时后亲自带钱来赎人,以示诚意!如不满足这两个条件,每过一小时就增加100两黄金,再奉送肉票身上的一个零件!



    无奈之下,卢永祥只好亲自带着黄金、领着20名明、暗护卫,顶着星星向绑匪指定的黄浦江码头而去。



    

( 中华新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26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