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抗战中崛起第二章 长城战军魂:048 重创航空队

文 / 西路转运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追击的各部鬼子得到中国军队的撤退情报后,慌忙进行堵截,想要围歼一一九师,但由于一一九师在撤退的路上毫无规律地埋设了大量的地雷,在损失了许多工兵后又急急地调来战车在前面探路。哪知道竟然在有的地方布下了双雷,战车压上履带被炸断,鬼子无奈就放弃了追击,只得派出飞机沿途搜寻轰炸。

    鬼子前线指挥部里,西义一、福岛、岗村、石原都在,这几个对目前这个结果很不满意。福岛恶狠狠地说“居然就这么让他跑了,真是便宜他了。”西义一在那里闷声附和“就是,那家伙真滑。”岗村这时说“如果不是南京的命令,十一旅团就很危险了。”石原听了也点点头。西义一反驳说“就凭他们把几条破枪?哼哼。”石原马上接口道“怎么?就是那几条破枪使皇军连连失利,损兵折将,这难道还不能引起我们的重视吗?”西义一听到这话,脸就放下了“石原君是在指责我指挥不利吗?”石原并未退缩,毫不相让“提醒指挥官注意,这是我作为关东军参谋的职责。”这时岗村看了福岛一眼,福岛在总部这么多年自然明白岗村的用意。西义一刚要反驳,福岛就说了“都不要吵了,成什么样子,还是帝国的军官吗?”岗村也用目光示意石原适可而止,石原看着西义一愤不做声。

    岗村上前对福岛说“指导官阁下,就目前态势,皇军还是稳住战线为宜。支那军已经发出了和谈信号,我们何不在谈判桌上多为帝国获取利益。”福岛听到这里肝火是急剧上升,是自己这伙人力主以战争手段快速解决问题,现在看来如果不增兵是很难达到占领的目的。增兵还是需要内阁的同意,从东北抽调部队确实风险很大,如果是谈判来解决长城问题,那岂不是让统制派的这些人声誉大涨,真是左右为难。但又不能不回答岗村的提议,他想了一下“我请示一下军部的意见再说。”说完转身走了,岗村和石原面面相觑。

    岗村还没有说完,只得和西义一建议“第四旅团还在承德,必须派部队打通去往承德的道路,运送补给。承德可以直接威胁长城沿线守军的后路,位置重要。”提起第四旅团,西义一也很头疼,福岛可以不作理会。但自己作为前线指挥官,如果第四旅团有失,责任重大。想到这里,他对岗村说“我会派得力部队前去承德打通道路,这个你尽管放心,暂时会联系航空队补给一些物资。”岗村又一次提醒“西义君注意那个一一九师。”西义一仍旧满不在乎地说“残破的支那师……”看着岗村面露不悦,“我会注意的。”说完也转身出去了。石原这时上前对着岗村说“狂妄的家伙,不吃点苦头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看着岗村的一脸忧虑状,石原拉起他“走,喝酒去。”

    二十五师和一一九师一前一后,向着古北口方向撤退。天上鬼子的飞机像个讨厌的苍蝇一般嗡嗡地叫着,不时就有一队飞机或是四架或是六架,连投弹在扫射的,肆虐完再盘旋几圈示威性地抖抖翅膀飞走了。看得将士们破口大骂而又无可奈何,组织了几次对空射击,效果也不理想。赵永刚看到这样的情景,心中寻思,不能让鬼子的飞机这么猖獗,得想个办法治治。

    不久,侦察机发现有一大队人马押运着物资艰难地前行,飞行员急忙把这一消息向航空队报告。鬼子航空队长笠原听到这个情况欣喜异常,急忙收罗了十八架轻型轰炸机,赶往发现地点。亲自带队出击。在距离事发地不远处,笠原就看到一群蜿蜒的人影,缓慢地前行。他大喜过望,在通讯器中命令“风车战法攻击。”顾名思义,就是飞机在进攻中像转动的风车一样,按顺序一个接一个地攻击,最适合攻击定点目标和一字型的目标。

    赵永刚在一边的隐蔽处,看到鬼子排出了这么一个阵型,嘿嘿一笑,“鬼子这回死定了。”自己把所有的重机枪分成五组,每组呈菱形分布,隐蔽地摆出“中”字阵型就是对抗鬼子飞机的风车战法,真要是一窝蜂似地上来,还真不好办。

    笠原飞行队长看着运输队,眼睛放光,猛地一推操纵杆,飞机直线下降,对着运输队飞下来。他在飞机里已经看到放弃物资和大车的人群,在四下奔逃,他狞笑着,手上慢慢搭在了机枪射击按钮上,眼睛直视前方。越来越接近地下运输车队的时候,他感到了一丝不安,大白天在毫无空中掩护的车队,岂不就是帝国航空队的靶子,支那人都这么愚蠢吗?很快他就得到了答案。

    已经到了最佳的投弹距离,投弹手准备好了投弹。突然地面出现了一百多道火舌直指天空,笠原感觉飞机剧烈地抖动了几下,心里想被击中了,扭头一看,左侧机翼被打出了十几个孔,升降机已经无法使用,,水平舵也被打坏,飞机已无法控制。他挥手示意后面的人投弹,发现投弹手已阵亡。无奈只得开舱跳伞,在空中,看着自己的轰炸机队一个接一个进入对方的火力网,犹如飞蛾扑火一般,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放弃了求生的欲望,任风吹落。

    赵永刚看着一个接一个冒着烟一头栽下去的鬼子飞机,心里是乐开了花。自己无意间想到的这么一个点子,居然打下了这么多飞机。击落的怎么也得有八九架,击伤的也有四五架,剩下的几架也不看目标,慌忙地丢下炸弹,匆忙地逃走了。看着天上飘着几朵伞花,他转头命令“尽量抓活的。”这可是高技术兵种,带回去让王参谋教育一番,能不能为自己所用。这些苍蝇遭到了如此痛击,估计可以消停一阵子了,以后行军就会方便许多。

    提起王参谋,赵永刚便想到了家里基地的建设,现在应该是有一定规模了,就是这场战斗没有上一些新式武器,他的心里未免有些遗憾。但又一想等下次战斗的时候,战士们都熟悉了武器的性能,打起鬼子来会事半功倍,先用这些对付一阵子吧。根据目前的情况,鬼子现有的兵力很难发动大规模的战争,可能要通过谈判讹诈,换取战场上得不到的利益,这也是鬼子一贯的剂量。一想到这些,赵永刚的心里就有些犯堵,心中会冒出一股无名之火。

    下面的人跑来报告,说是活捉了三个鬼子的飞行员,有二个落地时摔死了,其中有个当官的想要自杀的被阻止了。赵永刚听到这里“是哪一个?”“好像是这次带队的队长,一个鬼子少佐。”赵永刚来了兴致,“带过来瞅瞅。”一个还穿着飞行制服,戴着飞行皮帽,少佐肩章的鬼子被两个人架过来。这家伙被俘了还不老实,被架着还在左拧右拧的。赵永刚看他的样子笑了,对着架他的士兵说“放开他。”这两个士兵也没管笠原是上身还被绑着,直接把他掼在地上,弄了笠原一个嘴啃泥。

    赵永刚看着这个还在地上嗷嗷叫的鬼子军官,对着身边的人耳语了几句。一会儿那个人拿来了一把鬼子指挥刀,几块白布,粟荣华记者还带着个相机。周围的人看的是莫名其妙,而笠原见到这些东西,脸上却是流露出恐惧的表情。赵永刚上前笑着说“懂不懂汉语?”笠原艰难地点点头。“那好,听说日本武士剖腹很精彩,我想实地看看。”说着嘴还一努“那些东西是给你准备的,可以开始了。哦,对了。拍好的照片会寄到你家里的,放心。”

    笠原慢慢地脱去了上衣、内衣,把白布缠在腰间,又拿起一块白布,反复地擦拭那把军刀。擦干净后,又拿起一块白布系在头上,跪坐在那里对着赵永刚深深鞠了一躬。然后把刀调过来,刀尖对着自己,犹豫了一下,笠原眼睛一闭,恨恨地扎下去……。“等等。”一声大喊,把笠原晃一个趔趄,刀也没拿住,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他有些愤恨地看着喊叫者。

    赵永刚也没有想到他会真的自杀,据说陆军中的死硬分子较多,其他军种的相对差一些,原以为提供这些东西打击他的自尊和信心,以后再收归己用,谁料想这小子真的一心想死。如果是这样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还是存一线希望,就告诉笠原“等多拍几张照片再动手,帮帮忙。”笠原的脸涨成了猪肝色,赵永刚又说“剖腹的时候动作再慢一些,我们好多拍几张。”笠原叹了一口气,重新又捡起刀,擦了起来。不过这次擦得很慢,也很认真。他把刀又高高地举起,却迟迟地没有落下,死过一次的人才知道生命的可贵。看到这个样子,赵永刚嘴角露出了微笑,他听人说过,自杀的人初次勇气极强,再次就不会有勇气了,人的本性使然——怕死。

    赵永刚上前用手轻轻地抽出笠原手里的军刀,说道“起来吧,你以后会觉得生命的可贵,活着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情。”这时在边上有一个与笠原同时被俘的鬼子飞行员,屋里哇啦地对着笠原喊起来,说得笠原面有愧色。赵永刚听了目露精光,一个大转身,扬起手中的军刀干净利索地劈了下去,那个家伙的声音戛然而止,劈落的人头滚出老远,血从颈腔中喷出一米多高,无头尸身砰然倒地。看得笠原和另一个被俘的飞行员目瞪口呆,脸色惨白。赵永刚转过身来,目视着两人,冷冷地说“你们自从踏上中国的土地,就不配有战俘的待遇,好好想想吧,有多少老百姓死在你们的屠刀之下。”说完挥挥手,有人把这两个俘虏带下去了。

    这时老文上前说“这么做,会不会违反了日内瓦公约?”赵永刚又是冷笑“日内瓦公约?鬼子遵守了吗?凭什么只让我们单方面遵守?难道中国人就不在公约保护之内?只要能够打胜仗,不必理会什么狗屁公约。记住了,公理总是在大炮射程之内,实力决定一切。没有真正的实力,任何东西都是扯淡。”一席话听得老文和众将领是直点头。大家都知道:谁的拳头大,谁的嗓门就会大一些,一个道理。自此,赵永刚部一切以发展实力为中心,进行着疯狂地备战训练。谁不希望自己的拳头硬一些,打人也痛快淋漓。

    二十五师关师长听到赵永刚重创日军航空队的消息很是兴奋,带着几员大将匆匆赶来道贺。一见面,关师长的大嗓门子就响起来了“你小子,真有你的,撤个退你都能打下十几架飞机来。怎么样,教我们哥几个几招?”赵永刚脸上一红“关大哥这么说可让兄弟无地自容啊,就是碰巧赶上了,碰巧而已。”关铁拳又说“怎么还不想说,我们想听听,高兴高兴。”赵永刚无奈,简单把作战情况介绍了一下,听得众人是直惊讶,飞机还可以这么打。

    杜聿明沉思了一下问道“赵师长真的没有上过军校?”赵永刚笑着摇摇头。“赵师长这是分析敌我心里以及可能采取的战术,利用有利地形布下机枪阵,以物资引诱日军,再以集团火力突然发起攻击,环环相扣,取得这样战绩,实属应当。”赵永刚心中骇然,心想不愧是解放战争后期挑大梁的人物,不可轻视。如果委座那时要是采用了他的战略方针,兴许中国又是一个局面。但是历史没有如果,国军将领抗日战场上的辉煌在解放战争中不在出现,这也是内战不得人心的原因之一。想到这里,赵永刚淡然一笑“杜旅长过奖了,我也是误打误撞,当时真没有想得那么多。”还是藏拙吧,在这些人面前锋芒毕露不是什么好事,那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关师长这时说“不管怎么说,老弟又打了一个胜仗,这酒还是要喝的,还要喝个痛快。你这里连酒都没有吗?”老文急忙上前“有有,关师长来了,怎么会没有酒,我这就去拿。”说完转身就走,关师长还在他的身后大喊“再弄上几个小菜。”赵永刚知道鬼子近期不会有什么大动作的,吩咐好部队警戒,拿出十几盒缴获鬼子罐头,有鱼有肉的,几个人坐在那里边聊边喝,时不时还传出爽朗地笑着。

    正喝的兴起,有人递过来一份电报,赵永刚看看就笑了,把电报递给了关师长,并说“关大哥,来活了。”关师长结果电报一看:承德出动六千多的鬼子,直奔我部而来。

    </p>

    </p> ( 抗战小人物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10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